Alessandro Sartori:男装舵手的新航向
时间:2014-08-02 22:20 来源:互联网 作者:帅帅 点击:
肖像摄影_@覃斯基
作为当代最杰出的男装设计师之一,亚历山德罗.萨托利(Alessandro Sartori) 的职业生涯其实相当简单, 但正如为杰尼亚集团成功塑造了年轻副线Z Zegna一样,他总是能从零开始开辟出一个全新的纪元。如今,身为百年制鞋品牌Berluti的艺术总监,萨托利肩负着为其打造成衣及整体造型的重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将为Berluti重新雕塑一个完美的绅士品格。”
这是我第三次见到萨托利,依然是一口浓重的意大利口音,搭配的是同样意大利式的热情。他长了张更像是工程师或是建筑师的面孔,黑框眼镜后总是流露出睿智的目光,和如今大部分的男性设计师一样,他穿起衣服来也很有一套,不过比起杰尼亚时期更加内敛了一些,领口紧束,但撩起裤管却露出一双略显不羁的牛皮短靴。“我最近买了一幅拍摄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肖像,挂在我的办公室里,照片中他带了顶挺阳刚的牛仔帽,给了我不少灵感”他指了指自己的靴子,接着说:“你看,男人的正装也可以那么有趣。”
“唯一的名字”
由于姓氏在意大利语中是“裁缝”的缘故,萨托利一直被视为一个天生便懂得如何拿捏针线的设计师,在面料设计专业毕业之后,他曾经一边工作一边游历,甚至在香港生活了一阵子。回忆起那段时光,他依然觉得很开心:“当时我只有24岁,很多事情现在已经做不了了。这段经历,让我接触到了不同的文化,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 此后,加入大集团杰尼亚的萨托利一直埋头于高级面料的开发和研制,直到2003年,集团决定创立一个代表年轻的更为时髦的副线Z Zegna, 萨托利被从精细的技术层面提拔为掌管整个品牌风格的创意总监,他所积累的才华一下子得以释放出来,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商务男装形象朝气和前卫兼备的另一面。
当LVMH集团将压箱底的Berluti拿出来,预备将其从一个顶级男鞋品牌变成顶级男装帝国时。萨托利的名字第一时间浮现在CEO安托万.阿尔诺(Antoine Arnault)的脑海里。作为集团总裁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mault)之子,安托万当时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挑战,在女装行业业已饱和的时期,男装市场成为了各大寡头们争相追逐的新增长点。虎视眈眈的对手开云集团(Kering Group,前身为PPR集团)收购了有着众多著名客户的意大利男装品牌Brioni,历峰集团旗下的Alfred Dunhill在失去了金.琼斯(Kim Jones)之后开始在文化和品味方面发力,而LVMH集团虽然坐拥时髦的Dior Homme和Givenchy男装,但依然缺乏一个可以在品质和形象上都能让那些腰缠万贯的大顾客折服的高级正装品牌。
安托万走了看起来颇为大胆的一步,要将父亲私下最中意的Berluti进行一番大改造。这个以手工定制鞋履著称的品牌一直以昂贵和低调著称,一百多年来专注于制鞋,即使在被LVMH收购后,也保持着较小的规模,给Berluti创造全新的时装形象不啻为一个风险极大的挑战。但安托万却做了一个更加大胆的尝试。在一次访谈中,他承认萨托利是他见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设计师。那次在巴黎餐馆里的会面意义重大,安托万的热情和创意同时也打动了萨托利,吸引他接受了新的挑战。“ 安托万和我之间相处十分融洽,我认为他是世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他总是在思考,思考怎么解决问题,思考事物之间的不同之处,如何做出独特的东西。每次我们相遇,总是能找到共同的话题。那次在餐馆里,我们不断交流对于品牌的看法和建议,各种思维火花的迸发让我觉得这不仅是一场面试,而是一场思维的盛宴,也许这是最后我被雇用的原因。”萨托利说。
对于Berluti,自小对时尚感兴趣的萨托利自然不陌生,还在学生时期,他就很期望自己能够拥有一双精美的乐福鞋,他与同学一起在伦敦和巴黎希望寻找那些美丽而实惠的东西,但一下子被Berluti所吸引了。他笑着说:“于是我不断地存钱,当存够了之后,我再次来到巴黎,终于买到了这双让我魂牵梦萦的鞋子,颜色很美,做工也扎实,很长时间里我都穿着这双乐福鞋,直到现在还保存在我的家里。” 这是他与Berluti品牌的第一次接触,没想到十八年后,他成为了这个品牌的掌门人。为了打动挑剔而精明的伯纳德.阿尔诺,萨托利在安托万的陪同下,精心准备了各种说明材料和样品。在安托万的回忆里,父亲与人的会面一般不超过二十分钟,但萨托利的展示却让他饶有兴致地听上了一个半小时,最后放心地将自己“隐藏的宝石”交给了这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
文艺地奢侈
巧合的是,Berluti的创始人是与萨托利同名的意大利鞋匠亚历山德罗.贝鲁提(Alessandro Berluti),但是如今品牌却扎根于巴黎。而同样身为意大利人却必须前往巴黎工作的萨托利首要的目的就是在意大利和法国的男装风格中找到属于Berluti的完美平衡。在他看来意大利的男装更多基于技术层面,诸如如何使用考究的面料,掌握细节的缝线,而法国男装则流露的更多的是风格和态度。“法国男人很善于混搭,当你走到芳登广场时,会发现每个人都打扮的很时尚,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我很欣赏这一点,不同元素的融合会创造出新的元素,这是我需要带给Berluti的。”
这听上去有些像马克.雅各布(Marc Jacobs)为Louis Vuitton创立时装线时做的事情。不过萨托利认为Berluti与其不同的地方还在于这是一个更加小众的品牌,定价更高,自然顾客也会更加挑剔。他说:“我们不能开设很多门店,因此我们需要变得更加独特。我们希望给客户一种非同一般的购物体验,Berluti可以在颜色、花纹、图案等上面大做文章,我们为顾客考虑的很周到。顾客在我们这里的体验和收获也绝对物有所值。” 为了达到这种高标准的独特,萨托利必须完美地将视觉效果和剪裁技术结合起来,在每一个维度上都很好地把握衣服的风格、外观与比例。
他为Berluti创作的首个男装系列在巴黎男装周上进行了别出心裁的展示:一排排整齐摆放的金色靠背椅上放着一双双来自品牌尊贵顾客的鞋履,或者说一段段传奇:迪恩.马汀(Dean Martin)、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他们代表着来自传统的视角来审视全新的创作。所有男装都延承其悠久传统纯手工制作,但有着摩登的轮廓,他还特地选取了各个不同年龄层面的模特来强调Berluti男人无关年龄,在乎的只是风格。一件备受好评的绿色漆皮夹克就像由品牌的皮鞋脱胎而成,而Berluti所能提供独一无二的地方在于,假若顾客买回家后还想换个颜色,他们能够帮助重新染色,并全手工抛光。萨托利称之为真正的奢侈,他设计的时装和皮具完全没有可以辨识并炫耀的Logo,他与安托万只希望制造真正好的东西,而这些五位数的手工染色皮鞋或是双层羊毛外套欢迎所有热衷品质的人前来欣赏,无关乎是否能够承受的起这高昂的价格。萨托利将自己的创作称为雕刻时装,大到豪华的面料和瘦削的廓形,小到皮质边角和纽扣的扣眼,都是一种一丝不苟的精神来进行创作。说起来,这还有些传承责任的味道在里面。萨托利认为:“ 有些衣服当下穿上的确非常有型,但那是真的时装,过了五年十年之后再穿,你会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而我们做的不是时装,而是一些可以穿上十年八载的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