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zo 民主最时尚
时间:2014-08-02 23:18 来源:互联网 作者:星雨 点击:
2011年, Opening Ceremony的创始人Humberto Leon 和Carol Lim入主老牌时装屋Kenzo,一时引起业界震动。这究竟代表高级时尚的权威和规则的丧失,还是陈腐的体系需要新鲜血液和思想的洗涤?几年过去了,事实证明,无论你对往昔风尚多恋恋不舍,新Kenzo所推出的老虎头和眼睛图案,已经成为大街小巷趋之若鹜的潮流。民主亦奢侈,Kenzo成功地重生,为业界树立了新规则,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你们俩认识已经多久了?
Humberto:几乎20年了!
在中国最近流行这样一个说法:千万别和你的好朋友一起做生意。以你们这样长久的友谊,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要变成生意拍档的?
Humberto:我们都了解自己所在行的东西,而大家擅长的事情又有所不同,如果好朋友们一起工作,而大家关注的点都一样,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我们有不同的才能,而且磨合得越来越好。我们认识了20年,在一起工作了12年,我觉得未来我们还能在一起干更大的事儿。
Opening Ceremony最初的主题是集结世界各地有趣的设计,你们从香港、巴西找寻当地有特色的产品,但店铺的自主设计系列为什么专注于基础单品呢?
Humberto:没错,我们在全世界寻找令人疯狂的时装单品,但当把它们聚集在店内的时候,我们却发现,并没有一些基础而实用的衣物用来搭配这些大胆新奇的设计。所以我们就开始推出一些简单的单品。我们称这个系列为“basic plus”,希望在基础单品上加入一点点的设计元素,就一点点。
这段经历是如何影响你们在Kenzo的设计的?
Humberto :当我们入主Kenzo时,Opening Ceremony的系列已经运营9年了。在进入Kenzo前的面试中,我明白了,对LVMH来说,我和 Carol的特别之处在于,我们兼具了设计经验、零售经验、品牌推广经验、批发经验……其实我们根本就是把一个小规模的公司带入了Kenzo。两个美国人,带着一个成功的公司来到了另一个公司,这让他们很期待。
我还记得在那个时候人们对此事的议论有多热烈!当LVMH第一次来找你时,你有觉得惊讶吗?
Humberto:没有。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做这样的事情。要知道,通过Opening Ceremony,我们让很多品牌获得了成功。就像Havaianas,这也是具有历史的老品牌。我们希望有人可以给我们机会去展示,看我们是如何把一个沉睡中的品牌再次带回人们的视野的。
Carol:我们知道如何去讲故事。我们为Opening Ceremony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动人的故事。Kenzo有着超过40年的历史,我们很清楚这个角度,高田贤三刚在设计初期推出了丛林夹克衫——这也是我们一开始便推出的设计,我们找到了很多相通的角度,对LVHM来说,我们理解这个品牌。
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你们完全改变了Kenzo的形象。可以解释一下你们是如何从Kenzo本身的品牌传统出发,取其固有元素来进行这种摩登改造的吗?
Humberto:Carol和我,我们都十分尊敬这个品牌。高田贤三是第一个闯入巴黎时装圈的亚洲人。所以对我们来说,作为美籍华人,我们很希望能再现这样的国际视野,并重新挖掘历史品牌在当代的价值。一方面,那些Kenzo的老客人对我们很重要,我们需要让他们看到,我们是如何尊重品牌历史,如何向品牌的传统致敬的;而另一方面,我们面对着年轻的消费群体,他们对Kenzo的过去一无所知,这对他们来说几乎是个全新的品牌,所以我们需要向他们重新讲述Kenzo,通过我们的眼睛,来描绘一个Kenzo的故事。所以你今天看到的,是我和Carol对Kenzo的再诠释。
比如那些带动潮流的印花?
Humberto:我们很高兴Kenzo是个以印花闻名的品牌。Carol和我马上决定要开始对印花再改造。我们设计了自己的印花,把自己对Kenzo的理解注入了这些图像之中。
Carol:当我们回顾Kenzo过往系列时,我们发现Kenzo先生在一件男装西服内里缝上一只小小的老虎,于是我们选用了这个花巧的小细节,把它变成大的主题。我们试图对设计元素重新创造:分析各种细节和主题,把不重要的元素变成重要的,重新整合。最初,Kenzo最著名的只有花卉,但我们研究了整个品牌后,决定暂时不用花朵图案,转而用一些新鲜的元素。所以我们有了老虎、眼睛、云朵。所有这些新元素都是Kenzo新故事的一部分。
这些印花已经变成了一种新的Monograms,它让品牌十分具有识别性。
Humberto:是的。要知道,我和Carol总喜欢去预想未来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想象,10几年后,当我们回望过去,大家会说,我们记得Humberto和Carol在Kenzo的日子,我们记得老虎、云朵、眼睛……我们总是喜欢把衣服当成具有收藏价值的单品,人们可以收集我们的设计,我们喜欢设想以后会发生的事情,然后在现在的日子里尽量为实现它而努力。
Carol:当高田贤三刚开始做Kenzo时,人们会看着这个男人或女人说:哦,你穿了Kenzo。我们希望去重建这种辨识性。当你穿上某些Kenzo的衣服时,人们会认出来:“你穿了Kenzo,你是Kenzo团体的一部分。”我们希望再去创造这样的融入感。不一定非要是印花,这也可以是廓形、可是是风格,但我们希望被认出来。
你觉得你有预感流行的直觉吗?要知道,目前为止,你们的印花可是推一个红一个!
Carol:我们常常想的是:“我自己会对此有兴趣吗?我会想要吗?”我们常常都在旅行,我们为Opening Ceremony采购最新锐年轻设计师的作品,我们知道世界在发生什么。
Humberto:而我们又总试图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Carol:对,不一样的。
你们是当下流行文化的代言人。当代流行文化的特点之一就在于融会贯通,吸收来自不同国都、不同阶层、不同文化的元素。这是民主化、多元化的体现,讲究包容和分享,而高级时尚文化长久以来是专享的文化,专享和专属才体现它的价值。你们是如何平衡这个矛盾点的?
Carol:我想,摩登的时尚概念应该是具有包容性的。我们都喜欢去到一个地方可以随便买些什么的感觉,而不是来到一个店里,所有东西都是1000欧元、5000欧元。这不是日常的生活。好的店铺应该提供不同层次的消费,这次我可以买件T恤,下次我可以买晚礼服裙,我们喜欢这样的规划,感觉很现代。“你是这个阶层的消费者,你只能去那样或这样的店。”我们不喜欢这样的概念,这也不是Kenzo。我们总是想着自己的所需,当我们去购物时,拿起一件梦想的单品,激动地发现我们可以负担的起,我记得这样的时刻。我不是在为博物馆设计衣服,这不是我们的初衷,我们希望自己的设计人们可以每天穿着,这才是我们渴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