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父母教唆我背着女友去相亲
时间:2014-08-02 01:08 来源:互联网 作者:蓝雪 点击:
(节选自深度情感小说《错回首》) 连载十四



3

直到我把这个北京的号码换掉,我也不曾再跟静取得联系。现在我才突然地相信,即便是我们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也始终有一道坚实的门关在我们之间。
往往,人在绝望中挣扎得太久,就不会再需要希望。而对静的那样一种曾经似是不渝的感情,也因为现实的原因随时间流逝。并且,是不可逆转的。
所以,现在我会顺从父母的意志,参加那种从前在我看来颇为违背原则的相亲。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严重缺乏情调的城市。我们被安排的地点多是诸如火锅城、川菜馆、海鲜大排挡的地方,那种热火朝天酣畅淋漓的喧闹成了一种毋庸置疑的理由。当某些富态的女孩汗涔涔地坐在我对面冲我笑的时候,我能想到的应对方式也只有逃避。
或许身边的一些朋友会说,从一开始就逃避那是懦夫的选择。而我只能说,对于这场规则不公平也不明确的比赛,我拒绝参加。虽然,这种说法会被认为是怨天尤人或者聊以自慰。
有时回忆起一些相亲的过程,瞬间就会让自己陡增一些挥之不去的耻辱感。曾因为不肯陪某个自以为走在时尚前沿的女生去肯德基,被骂为老土;也因为不愿陪一位自以为颇有内涵的女生去看《疯狂的石头》,被笑为浅薄;还有一位暴发户的女儿指着我特意穿的Armani衬衣善意地劝我说,到了咱们这个年龄就不应该再穿这些杂牌子了。
这个城市的主流风气有时候真的是让人很不堪,这里没有星巴克,没有兰桂坊,真锅和上岛被一种莫名的原因抵制得清冷之至,沃尔玛家乐福几乎无人问津,就连依势丹在这里开业不到半年也关门了,这里的人们不会因为它在别处是顶级时尚百货商就把它的位置放在本地类似于人民商厦之流的商场前面,而且是从观念上就斩钉截铁地如此。
而我,显然是被这座城市非主流了。所以,我于生活而言,相悖了许多。
一个月间,相亲了很多次,一直以一种被认为自视甚高或者狂妄自大的姿态去回应了这一切。也因此遭到了很多非议与谩骂,最终,我不忍再看到父亲愤怒的表情和母亲失望的眼神,在一个下着细雨的冰冷晚上,我收拾自己的东西,从家里搬了出来。

4

不知为什么,母亲对我自己单住的决定反应比较强烈,尽管之前我一个人在北京已经呆了很多年。或许就是因为这次是同在一个城市的原因,母亲身上甩不掉的那种五十年代人传统保守的情感很难容忍我对它的刻意摆脱回避,甚至抵抗。
有时,她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到我的住处为我收拾房间,甚至洗衣做饭,无论我如何软硬并用地反对,她都毫不动摇。用她的话说,内退了,闲着也没事。
这种无私而强硬的爱,就如同一把可以切割灵魂的解剖刀,剥开我纯良且虚伪的外皮,暴露我隐在深处的丑陋。
索性,我找来锁匠,自行把锁换掉了。而就在那个阴沉的下午,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正疲倦地靠在单元门上,静默地目睹着希望与失望相交互的阵阵波涛。
谁也不曾想到,这个两鬓微白的即将步入老年时代的中年妇人,当年曾是清华的研究生,并且还差一点成了科学家,至少是一名优秀的科研工作者。读研的时候,就曾参与过科研所里一些相当核心的研究工作。但是,突然之间,她恋爱了,并且怀孕了。或许,就在当时她义无反顾地做出放弃学业的决定时,她就已经想到柴米油盐的平平淡淡将成为她今后的生活。在她那种不主流的个性中,相夫教子远比沽名钓誉要有意义得多。直到现在,她都乐此不疲。
只是不知道,我是全盘地遗传了她,还是在批判地继承中只保留了她的些许痕迹。
我说,为什么不提前打个电话。
她那个时代的人,总是中规中矩地在说,工作重要工作重要。她那个带了些许欣慰的惨淡笑容出现在那样的一个阴沉而冷漠的天气里,让我的心头溢满酸楚。从来不曾有过的一种惭愧的自责与亏欠占据了我,很久很久。
终于,为了这些,在后来,我违背了自己不再相亲的誓言。见了一个女孩,并接受了她。

本人第四部长篇小说即日起连载,每日两篇,中间不插楼,敬请品鉴!查看全本请点击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