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詹姆斯经典高定裙装解析
时间:2014-08-01 20: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海龟 点击:
这几天沸沸扬扬的Met Gala明星时装秀,其全称是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Costume Institute gala,又称作“纽约大都市时装庆典”,是时尚界一年一度最隆重的晚会。Met Gala每年在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举办,主题不一。今年的主题是向美国第一位时装设计师查尔斯.詹姆斯(Charles James)致敬。提及查尔斯.詹姆斯,他身上有着诸如 “美国首位高定时装大师”、“天才”等标签。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这位自学天才凭着雕塑轮廓般的剪裁而享誉世界,被誉为时装界的艺术家,所以此次展览的题目也被定为:Beyond Fashion。查尔斯.詹姆斯一生经典作品无数,下边的5件作品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天鹅礼服 SWAN GOWN
借鉴维多利亚时期风格,詹姆斯利用裙撑、结构物、装饰来组成他的天鹅轮廓。身体后部的裙摆下是空心、双层的下层结构物。臀部上也采用了相似的结构,这使人想起天鹅翅膀折叠于身后的优雅形态。裙摆前部的褶皱打褶帐幔式设计,是典型的1870s年代风格。
Nancy James in Charles James "Swan" Gown,1955
蝴蝶礼服 BUTTERFLY GOWN
这套礼服灵感源自1880s早期的贴身裙撑礼服裙,这条裙强调了女性的身体曲线,那些犹如雕刻在身上的裙身线条以及后摆巨大的裙撑,使得穿着者的每一次移动都变得非常诱人。不过,这条裙并不如它看起来得那样轻盈,它重达18磅,花费了约25英尺薄纱。
Charles James "Butterfly" Gown, 1954
四叶草礼服 FOUR LEAF CLOVER
被詹姆斯本人视作自己的登顶之作,这件堪称壮举的礼服,饱含他融雕塑家、建筑师、工程师诸多职能于一体的心血。它是一个浪漫的混合体,它兼具美好年代的优雅和20世纪中期的性感魅力。詹姆斯开始时是一个女帽设计师,那时他就以擅长使用尼龙网丝的分层结构、羽毛撑骨、硬麻布、马鬃编织闻名。他的礼服裙不需要裙骨、裙衬去支撑起形状,就可以“立”起来。
美好年代(法语:Belle époque):是欧洲社会史上的一段时期,从19世纪末开始,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而结束。美好年代是后人对这一时代的回顾,这个时期被上流阶级认为是一个“黄金时代”,此时的欧洲处于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随着资本主义及工业革命的发展,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欧洲的文化、艺术及生活方式等都在这个时期日臻成熟。
mid-twentieth-century:通常是指20世纪的中间部分,它可能是指1940年代、1950年代和1960年代。
Austine Hearst in Charles James "Four Leaf Clover" Gown, 1953
舞会礼服 BALL GOWN
詹姆斯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就是他的舞会礼服:雕塑般的轮廓、奢华的面料和严谨的剪裁。
Babe Paley in Charles James Ball Gown, 1950
的士裙 "TAXI" DRESS
设计于1929年,因其容易穿脱,甚至在出租车的后座就可以轻松穿脱而得名。
查尔斯.詹姆斯简介:
拥有非凡创造力的英籍美国服装设计师查尔斯.詹姆斯,因其极具雕塑风格的设计造诣被视作天才。在其40年的设计生涯里,詹姆斯创作了将近1000件服饰。从未接受过正规裁剪训练的詹姆斯却能围绕人体,结合数学、建筑学和雕塑理念自行历练出一套独创的方法,这种逾矩的、原创的方式也激发了他的同辈与仰慕者。
作为英美混血的詹姆斯生于1906年的英国,母亲是芝加哥社交名流之后,父亲是英国军官。他在英国接受教育,1926年年方19的詹姆斯在芝加哥开了间名为“Boucheron”的女帽店。两年后,他在纽约初出茅庐,尝试着女装制作,接下第一单生意便是为女演员Gertrude Lawrence 设计运动衣。1929年他重返故土,试图在伦敦与巴黎同时打开局面,在几次失败的尝试后,最终于30年代中期进驻伦敦布鲁顿街15号和巴黎兰卡斯特酒店。
他的出类拔萃使他融入Cecil Beaton、Stephen Tennant、Pavel Tchelitchew、Jean Cocteau、Salvador Dalí 等知名艺术家的社交圈。杰出的服装设计师如Paul Poiret、Elsa Schiaparelli、Cristobal Balenciaga、Christian Dior 都与其私交甚笃,也是他早期的支持者,Dior 甚至将其新风貌的成就归功于詹姆斯的创意。丰富优质的人脉不仅对詹姆斯创作水准的升华产生深远影响,也为他与渴望在穿戴上标新立异的英国名媛提供了结识途径。往返伦敦和巴黎的这些岁月里,詹姆斯锻造出精于分割的裁剪魅力,形成贯穿终生的造型风格——紧裹身体的褶皱、形如彩带的分割、螺旋形式的裁剪、生动复杂的垂坠和堆积。
风格与技术概述:
詹姆斯信奉一点,那就是外观与廓型是有限的,但其中的变化却可以无限。基于这样的理念,他耗费一生反复地在相同廓型上进行拆解与改造,使重复的廓型焕发新鲜面貌。不管何种类型的服饰,詹姆斯皆以女性身体作为创作蓝本,他的有些设计忠实于自然的身体,仅仅依赖裁剪、分割,熟练地操控面料足以实现造型;而在另一些作品中,不惜使用内在的衬垫物和支撑物来弥补缺憾,打造理想化的女性形象;还有些则是完全脱离人体,将女性身体揉进一种梦幻般的轮廓。在后期的设计案例中,他采用两种方式获取不同效果:一种是施加刚性的基础构造,常以维多利亚时期的女性形象为原型,重塑紧身胸衣、克里诺林与巴斯尔裙撑下的浪漫婉转的曲线;另一种则是基于几何原理,严谨地完成裁剪,精确地安排分割。他认为在创造不贴合身体的形态时,人体与面料之间的空间是设计的关键。尽管他风格多变,但仍可揣摩出一些他作品中的共性:不俗的色彩品味、敏锐的面料掌控力。
(译自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网站。本人英语能力有限,难免疏漏,望大家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