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三暮四的我居然受情伤沦为被别人利用的棋子
时间:2017-08-18 18:05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一个私人PARTY上碰到一蕊。一蕊是越剧界最为当红的花旦,也是我的青春偶像,她的每一个清丽扮相,每一句婉转的唱腔都曾让我魂牵梦绕。年少的时候,不知有多少次,身着戏装的一蕊都袅袅婷婷地走进过我的梦里,与我执手相拥。
  这一晚,我才了解到,一蕊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功与演出上,30岁了还孑然一身,面对风姿绰约的偶像佳人,我沸腾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了。从此,我有空便约一蕊吃饭,去郊外兜风,我们的关系日益亲密。
  有一晚,我和一蕊在饭店吃晚饭,一蕊沉默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对我说,阿勇,我们年纪也不小了,也该为将来打算一下了。我夹着菜的筷子僵在了半空,一蕊这是靠上我了,可是,她不知道,我是有家室的男人。我不可能离婚的,老婆是我事业的支柱,没有她老爸的经济后盾,我怎么能在发展壮大呢。
  我只好哄一蕊,宝贝,再等等,等我事业再顺些,我会安排好一切的,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一蕊默不作声,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我装作看不见,继续吃饭。
  以后,演出结束的时候,我再找一蕊的时候,她总会显得幽怨,似乎有什么东西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可她再没说什么让我担心的话。可她的这份幽怨让我看着心里就很烦。
  那天去看一蕊,碰到她的小师妹晓频,晓频也饰花旦,年龄小,扮相很好,很讨人喜欢。有一次我找机会试探她,她立刻回了我一个暧昧的眼神,可见,她早就有了一份跟我的心。刚好,可以借机摆脱一蕊,她整天幽怨的眼神真让人受不了。
  我陪晓频在外地演出,演出结束后,我到更衣室迫不及待地拥抱了她,这时,一蕊闯了进来,她看到眼前的一切,泪水慢慢盈上眼眶,然后咬了咬牙,跑了出去。
  一蕊自杀了,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媒体大肆报道,说一蕊是给远达公司的总裁张勇作情人,不堪被抛弃,坠楼自杀了。报纸上她大幅的剧照,正是黛玉葬花的场景。她的碟,一天的时间,就被越剧迷一抢而空。我无力辩解,只是默默地将她安葬了,老婆知道我在外面包养情人,也向我提出了离婚。
  无力承受心中的剧痛与内疚,我去找晓频,想和她说说话。才知道她已经找了更富有的男人。她朱唇轻启,你,只是我的一颗棋子,有她在前面挡着,我在越剧界,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日。一蕊天性善感,用情很专,我就是要让她看到你和我在一起,这样,你就不露痕迹地帮我除掉了事业路上最大的绊脚石,以后,越剧界只有我会成风头最劲的花旦。
  我感觉天昏地暗。
  那些日子,我成为一蕊愤怒的fans们口诛笔伐的罪人。捧着一蕊的相片,泪水纷纷洒落,一蕊还这么年轻,这么单纯,且正当红的时候,因为我,永远地陨落了。我现在唯一想说的是,一蕊她不是我的情人,她不仅是我永远的偶像还是我一生当中最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