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受骗的失婚女借我身体取暖
时间:2015-05-18 22:18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口述:薛明川
  那一年夏天,再过一个月就是我22岁的生日,而毓姐,已是一个淘气的小女孩的母亲。毓姐是个刚离了婚的女子,她十分的漂亮,并且心直口快,总愿意把我当成是她的最佳听众。毓姐给我述说了她的往事,和她曾经破烂不堪的婚姻,甚至在男女情事方面也毫不避讳。听得我脸红耳赤,她却哈哈大笑起来,说像我这样清纯的男孩真是少有。她的话让我羞赧,但我喜欢她这样直爽的性格。
  毓姐在夏天很忙,公司里的事务有很多要她亲自过问操心,她是个女强人。却因为自己的强势吓跑自己她的前任丈夫。后来我听说她有了新的男友,我为她高兴,在看不见她的日子里,竟然也会挂念她。
  每天的上班是极为枯燥的,几乎没有半点创造性。青春的热血与无法抑制的生理能量在血管中如野马般奔驰,不善交际的我,毓姐是惟一离我最近的女性。一天,我偶尔有了她同我会有不同寻常事情发生的预感。我竭力排斥这个荒唐的灵感,巧合的是,那天下雨,许久不见的毓姐竟然按响了我常孤寂的门铃。
  毓姐说,那个男人花了她不少钱之后,悄悄带着另一个女孩离开了这个城市,毓姐再一次受到情感的创伤。她说她累了,想找一个怀抱来取暖。我看着毓姐,知道她不是个纵欲的女人,可是,她果断吻了我。我在她的鼓励下,第一次用身体亲近了女人。事后,毓姐说流着眼泪说,谢谢你,肯在这个时候让我取暖。我知道她心里憋屈,用这种纵欢的方式来替补内心的创伤,所以,我并不认为她这是做了错事。
  这次亲密事件发生后,毓姐说,我们还是更适合做一对好朋友,而对于昨晚的事,就算春梦一场。这样,潇洒一点,对我们都好。听了她的话,我没有过多的辩解,只是希望,我们都各自都会过得好。
  如今,毓姐早已经嫁给了别人。出席毓姐婚礼的那天,我意外地连一点吃醋的感觉都没有,只在心里由衷地为她高兴。如今,我也有了自己相爱的女友。想想过去,毓姐和我,彼此做了一次欲望的猎物,还好,最终都逃脱了出来。而那夜发生的事,成为了我和毓姐最不可言说的秘密,萦绕在我们心中,成为彼此一辈子都难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