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公没有爱情的我偷偷委身于老同学
时间:2016-09-01 14:22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讲述人:伊云
  大学毕业那年,在离开校园的最后日子,同室的姐妹们谈论最多的话题是怎样找到一份好工作,如何才能挣到更多的钱,什么时候能买到房子、车子,以及如何找到一个满意的老公。姐妹们谈论的时候,我更多的是沉默,很少说话,这是有人就起哄,说伊云,别总不说话呀,也说说你心里的小九九。没等我吱声,就有人替我解围:别打扰人家小云,人家男朋友在北京等着她呢。这个时候我依旧是一言不发,但心里别提有多美多甜了!
  那个起哄的姐妹仍不罢休,说:“云,你太有福了,北京那边有人等着,这边也有人惦记着,你走了,海潮那个傻小子可怎么办呢?我看那个小子痴情着呢。”海潮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一直锲而不舍地追我,我其实也挺喜欢那个傻小子的,可是我不能同时爱两个男人呀,谁让他迟了一步呢?
  哎,其实对于海潮,我心里真还有那么一点动心,女人的心呀,也真是深得让自己都难以把握。
  暑假,正当我热火朝天地复习功课的时候,却收到了男朋友的绝交信,他说他们单位有一个女孩很喜欢他,她爸爸是一个局长,如果他们结婚,不仅能给他解决北京户口,还可以马上买到房。
  我当时觉得像被雷劈晕了,死的心都有,哪还有心思再复习考研?我百思不得其解,爱情遭遇金钱权利等现实利益时就这么不堪一击吗?想当初室友们谈论如何挣钱如何找一个有钱有势的老公时,自己还心里暗笑她们世俗势力,其实她们多现实多清醒啊!
  为逃避失恋的痛苦,我回老家农村呆上几个月,我又回到城市开始找工作。
  经过失恋这场痛苦的洗礼,我彻底清醒了:在现代这个金钱社会里,也只有金钱能衡量一个人的成功和价值,我不能一辈子都靠朝九晚五地打工,我要成立自己的公司,要买房买车,所以我现在找工作,决不是简单地找一件工作而已,我要为将来办公司打基础做准备。
  经过一番艰难的选择衡量,我选择了化妆品行业。女人本身就有做化妆品的本钱,我更有这方面的优势,更重要的是,有这场失恋的洗礼带给我的清醒的头脑、直面现实的勇气,以及承受痛苦和压力的坚韧。正是靠了这些,我这些年下海南,走广州,闯上海,最后回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买了房买了车。
  而这时,我的年龄也不小了,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军医大学的老师,半年后我们就结婚了。我们之间从没有碰撞出过什么爱情的激烈火焰,但我们相敬如宾,我们在一起生活都感到很安全、温暖、舒适。
  然而有一天,我突然接到海潮的电话,他约我晚上见个面一起吃顿饭,我答应了他。那天晚上,他关切地问我:“你过得幸福不幸福?”
  他的这一番话问得我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自从我失恋那一刻起,我从来都没有再考虑过这个问题,也从来没有人再问过我关心过我过得幸福不幸福。我突然失去控制放声大哭,他一边递给我纸巾一边说:别哭了,别人都在看我们呢。我这个时候才不管别人看不看我呢,我只管放声痛哭,等我哭够了,我才抹干眼泪反问他:“你还爱我吗?”
  “爱!”
  那一夜我没有回家,我带他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他对我非常体贴,我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爱——一种灵与肉完美统一的爱。
  以后我们常常找时间幽会,总是小心翼翼,怕我老公发现一点儿蛛丝马迹,因为我很珍惜我的老公,珍惜我们这个安稳舒适的家。直到这个时候,我才了解在现代社会里,金钱对于爱情与婚姻的决定性作用:你必须具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才能够爱情与家庭两者都能兼顾到。
  女人的心,实在太深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