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末末卖萌不是可耻的!
时间:2014-08-02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绿豆宝贝 点击:
末末美容前和美容后的自拍照,你能看出有啥变化吗?眼睛有些红肿,还没彻底恢复好呢。
末末寒假中,我也不坐班。于是,家里显得分外乱。
多她一个人,家里却像是塞进千军万马,且是战后,乌泱泱乱糟糟。
而大多的时候,我们俩,分坐在各自的房间里,每人一台电脑,各干各的。
有事,就QQ或微信下。
比如,我微她:中午想吃什么?
末末微答:什么也不想吃。
我给出各种方案:牛肉面?麻辣烫?蛋炒饭?牛奶面包?肯德基?(网上订)
末末答:小肥羊火锅。
于是我满脑子都是画面,各种凌乱:穿羽绒服,戴帽子手套,下楼,超市,冰天雪地拎菜。
谈话就此打住。接着各忙各的。
午饭挪到了晚饭。一天三顿,改为两顿。
我俩不约而同地见了腰身,面容瘦削下去。
春节前,末末做了铭医的美容术。(嘘!她好像不愿意我说这件事)
古典个性的单眼皮,变成了满街都是千人一面的“时尚”双眼皮。
她被城里著名的美容师带进手术室后,我就溜了出去。
书店逛逛,报摊溜溜,顺带着买了根老玉米,不顾吃相地啃。
还慰劳自己一杯不加糖的咖啡,
热热的,享受进去。
回到美容院,医生已经拖拖拽拽地将变了样的末末领到我面前。
医生说,你妈心真大。
末末第一次没眨眼,大人大量地说,她就那样儿。
晚上,她执意要和我睡,我受宠若惊。
从稍微长大点以后,她便不再与我有肌肤之亲。
夜深了,闻到她头发的淡香听着她轻轻的鼻息看到她怒起的小嘴儿,
还有,缠在我身上的胳膊,那么牢牢地不放,
我有些恍若隔世。
一次,末末在微信里问我,美妈,去年吉林省的高考作文题是什么来着?
我想都没想说;《我的妈妈》。
末末真就信了。然后鄙夷地、用中文系大二女生的不知天高地厚说,
这是上小学就写过一百遍的作文题呀。咋出的这题?太没“技术”含量了?
结果,她迅速百度,然后冲我哇哇大叫;臭美妈,你玩我?
我笑翻了。翻踢亮掌!
前几日,末末吉大小学同学聚会,傍晚时分,我去轻轨站点接她。
说是同学聚会,其实还有饭后去五月花喝啤酒K歌。
我站在桥头望着伸向远方的轻轨车道,望眼欲穿。
天有点凉,疑似什么地方下了雪。
我低头看着自己长到脚踝的荧光绿羽绒服,好像为了配合这种骤然有冷气流的天气。
一扭头,发现一个小摊儿在卖烤玉米。瑟瑟寒风的街道边,玉米飘香。
遂想起一则短信说:
假如你没有很多钱,你就尽可能地买光出地摊卖鞋垫的老人的货。
鞋垫和玉米,在此情此境,都是一个意思。
一摸兜儿,没带钱,只带了手机。就想着能不能用手机换玉米这样的事儿。
结果末末一出站口,我就谄媚地凑过去问:姑娘,能不能借我点钱吃根老玉米。
末末微醺。一张口就能闻到雪花@勇闯天涯的味儿。
也许是酒劲未过,一向抠搜的末末很是开阔大气地说,买!
遂,孔乙己样地从包里捻出三张面值一元的人民币!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啊。在尖挺的人民币面前,我立即灰头土脸。
拎着一只烤玉米跟在雄赳赳气昂昂的末末身后,一路往家走。
空气中弥漫着雪花勇闯天涯的酒气。
我絮絮叨叨地给她讲起那则短信,兼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还没走出几步远,末末便明白了我的意思。
一溜小跑折回小摊前,掏出一把碎钱,又买下好多的老玉米。
那掏钱姿势之潇洒口气之霸道之利落之史无前例,
令我震惊并汗颜!
看《金太郎的幸福生活》。
开始憧憬,未来的某一天,我的职称晋升为丈母娘的那一天,
那职称,该是我这辈子混上来的最高级别了吧?
晚上和末末洗过澡,喝着热牛奶聊闲篇儿。
我试探着问;姑娘,有没有小伙子追你呀?
末末清高地一扬头,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说,我这么优秀,会没有?
呀!有情况!
我又装作淡然地继续问,什么情况?什么人啊?如此扰乱我姑娘少女的心扉?
言语间颇有宋丹丹的京片子味儿。
末末继续清高:哦,各种条件软件硬件都还不错,不过,我一律扼杀在懵懂摇篮中。
切,这丫头跟我这玩呢,别的没继承,就这吹牛,还真得了我的真传?
一直陪末末看《舌尖上的中国》。
这一周,末末明显见瘦。前一阵穿的T恤,空出了大片的腰身。
边看边咽口水。边看边嘀咕。
美妈,咱看的时间段不对呀,就不该晚餐前看,也不该晚餐后看啊。
我忙问,那,什么时间段看对呢?
末末慢条斯理地回答说,嗯,就该起大早看!
结果看完了七集,末末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能气死陈晓卿的决定-----
妈妈我决定再也不吃腊肠和豆腐啦!
就是红豆腐和臭豆腐,也坚决不吃!
还有火腿!
我忙问为啥呀?美食啊饕餮啊上帝赐予我们的最好的食物啊?
末末坚定地回答:这些东西有细菌!!!
哎呀愁死我了!她这是卖萌啊还是卖乖啊?
真想叫她改个专业-----学啥中文啊,直接学生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