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孕的白富美小三逼我离婚还说是真爱
时间:2016-11-15 10:42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导 语
  好端端的白富美,干嘛要当小三?我有什么好,难道司徒莎犯贱就喜欢被我征服的感觉?我也不知好歹,竟然三番四次想将她“甩掉”。
  口述:程海
  整理:慕城
  我对司徒莎,简直又爱又恨。但我十分明白,这段感情没有什么更好的结果。毕竟,我是有妇之夫。方丽柔总是说:“程海,我们是不是该要一个孩子了?”我说:“才结婚两年,咱们再等等吧。”方丽柔,人如其名。你说啥,她都没有意见。娶老婆,这类女人最合适。
  我在等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其中一个关键人物,必然就是司徒莎。遇到她,那是这辈子的缘分还是劫难?好端端的白富美,干嘛要当小三?我有什么好,难道她犯贱就喜欢被我征服的快感?我也不知好歹,竟然三番四次想将她“甩掉”。当然,上床就又不想甩了。
  司徒莎是我客户的朋友,也算是极其偶然的认识。我并非怕得罪自己的客户,而是我自己对司徒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司徒莎能够让我的自信心,前所未有的提升。虽然,我是大家眼中的“潜力股”。但在没有飞黄腾达之前呢,我还是其貌不扬的已婚的有为青年。
  “你爱我什么?”这句话,说完我自己都在偷笑。女人能爱男人什么?尤其是,未婚女人爱已婚男人什么。司徒莎是白富美,最大的遗憾就是父亲早逝。据说,她对我第一印象很好的原因就是:“你看起来,像我爸爸。”靠,像个死人也占优势。总之,偷偷腥又何妨呢?
  我觉得,与司徒莎的这段婚外情迟早结束。(文/飘雨桐)任何人,都会有厌倦的时候。虽然她条件这么好,但我该放手的时候也必须放手。“司徒莎,这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下床之后,我说出这句自己都心酸的话。司徒莎没有回答,但我知道她在偷偷的抹着眼泪。
  两个月,安安静静的度过。想不到,司徒莎半夜电话给我:“程海,你过来。”方丽柔还问:“谁啊?大半夜的。”我说,公司出了点状况。开着一百迈冲到司徒莎的家里,她睡在床上——什么事儿都没有啊。“我怀孕了,你要离婚!”她抱着我,哭得像个受委屈的女孩。
  但,我确定她没有怀孕。因为,我的精子有问题。当然,只有我自己知道。
  “你为什么骗我?”我直接问司徒莎。“我爱你,我就爱你。”唉,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