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客妻子面对性丑闻的反应
时间:2014-08-02 16:43 来源:互联网 作者:绿豆宝贝 点击:
图:胡玛.阿贝丁曾经是希拉里班底的竞选助手,无奈的是,她们的丈夫都曾出轨,并拉着她们站在媒体前请求原谅。
大多数政客妻子都会选择忍气吞声,跟丈夫达成某种协议,成为一种在情感上疏离却又密不可分的政治同盟。如果能表现出对丈夫的支持,妻子就更有可能获得好评。
文 | 苏化语
她被丈夫牵着手走进新闻发布厅,门打开,记者们大声就她的隐私提问,镁光灯亮如闪电。她的丈夫宣布辞去州检察长职务,承认自己与妓女存在不正当关系,“但那不是性贿赂,”他说。
这是美剧《傲骨贤妻》第一集开头的场景,女主角艾丽西亚是州检察长的妻子,她的丈夫因涉嫌滥用职权和收受性贿赂遭到起诉。艾丽西亚支持丈夫、扛起家庭重担,被剧中虚构的网友们封为“圣母”。
现实中的美国政坛,也存在着这样的故事。
两年前,时任美国民主党联邦众议员的安东尼.韦纳用推特给女大学生发艳照被媒体曝光时,与他结婚还不到一年、怀着孕的妻子胡玛.阿贝丁被看作美丽而柔弱的受害者。她表达了对丈夫的支持,但并未陪他出席那些令人难堪的新闻发布会,媒体因而将她视为改变历史的楷模—政客妻子们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公开站出来表示对出轨丈夫的支持。
谁也没想到两年后旧事会重演。2013年7月,韦纳正在为竞选纽约市市长造势时,又被爆出在社交网站上与一名年轻女子互发露骨的色情短信。而这一次,胡玛选择了站在他的身边,于是她不仅要忍受丈夫的出轨,还要忍受人们的指指点点。在公众眼里,她已经不再是一个受害者,而成为了一个典型的政客妻子。
勇于“遮丑”会更受欢迎
世界上并没有一本书教这些夫人如何处理丈夫的出轨,如南卡罗来纳州前州长马克.桑福德的前妻珍妮所言,“婚姻很复杂,这些都是个人选择。”
珍妮自己就是婚姻不幸的受害者。她的前夫,时任州长的马克.桑福德被“外面的女人”迷住,突然抛下工作不管,跑到阿根廷去千里追爱。珍妮不得已提出了离婚,而桑福德在州长之职任满之后立刻就跟新欢订了婚。
大多数政客妻子都会选择忍气吞声,跟丈夫达成某种协议,成为一种在情感上疏离却又密不可分的政治同盟。
最早的例子大概是罗斯福总统夫妇。当年,埃莉诺发现丈夫与她的私人秘书露西产生了感情,她以离婚逼迫他跟露西断绝来往。在20世纪初,离婚就等于给他的政治梦想判了死刑。罗斯福并未真正遵守诺言,直至1945年去世,他一直与露西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但重要的是埃莉诺勇于发出威胁,“她打开了一扇大门,走进了一个充满了荣耀与骄傲的新世界,”罗斯福传记作家贝克写道。后来,罗斯福成为了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蝉联四任的总统,而埃莉诺在联合国的建立过程中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
克林顿夫妇的例子则不太一样。希拉里并不需要丈夫的许可就能进入权力中心,因为克林顿在入主白宫之前就宣称要跟妻子“联合执政”。一开始希拉里未能如愿—帮助克林顿推动医改法案失败之后,她的支持率降到43%,差点毁了克林顿的连任机会。最后让希拉里开始受欢迎的正是克林顿与女实习生莱温斯基的丑闻,当她站在丈夫身边出席各种发布会和听证会时,人们终于开始同情这个强硬的女人,而她的支持率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67%。
太太们是政客品格的附加证明
面对丈夫的丑闻应作何表现,与美国社会对政客妻子的要求有关。在报道历届第一夫人方面有丰富经验的米歇尔.科特提出了几个准则:要漂亮,但不能太漂亮;要懂时尚,但不能太脱离群众;然后,辞掉自己的工作。
如果夫人们本身天生美貌,那样当然是加分点,但如果像电视明星那么漂亮就有点糟糕了,至于性感尤物类型的更是大忌。
穿着打扮也很有讲究,按共和党战略分析师马克.克拉罗的说法:“她们必须穿得非常体面,以免被精英阶层批评嘲笑,但与此同时,她们的时尚品位又得非常接地气,这样才不会冒犯到普通的美国人。”
她还需要热情大方。前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的太太辛迪就吃过亏。她本性有点腼腆害羞,所以一开始在社交场合就很放不开,结果被记者误以为“态度高傲,冷若冰霜”,回头被记者一报道,丈夫的支持率和募款金额都应声下降。
最重要的是,不管她愿不愿意,当她的丈夫达到某种高度以后,她都必须辞职。在美国这个清教徒建立的国家里,“重视家庭”被认为是每个政客必备的品质,而太太们通常被认为是政客品格的附加证明。她们所要做的,就是在各种竞选演说和采访里反复强调自己如何重视作为母亲和妻子的责任,以及如何“愿意为这个家庭牺牲一切”。
时代变了,也可以甩开丈夫单干
不过,上述准则是美国社会中传统的一面,时代已经变了。在政坛女先锋希拉里的带领下,被丈夫拖进丑闻泥潭的妻子们也许会有新的选择。
2000年,尚未离开白宫的希拉里宣布竞选纽约州参议员,这是史上第一次在位的第一夫人谋求公职。2008年,希拉里竞选总统失败,但成为了一位备受欢迎的国务卿。2013年年初,当希拉里辞去公职之时,她的支持率高达70%,比她丈夫比尔.克林顿(自肯尼迪之后最受欢迎的民主党总统)最高的时候还高。
现在被韦纳丑闻拖累的胡玛.阿贝丁,刚好就是希拉里的贴身助理,在希拉里担任国务卿的时候,她是希拉里的副幕僚长。她从20岁开始就在为希拉里工作,至今已有17年。她在2010年和韦纳结婚时,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在婚礼上发言:“我自己只有一个女儿,但我把胡玛看作我的第二个女儿。”
事到如今,比起跟不靠谱的韦纳结成政治联盟,有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胡玛能够甩开丈夫单干。
胡玛的靠山比韦纳硬多了,《纽约每日新闻》援引一位民主党官员的话说,“韦纳其实跟克林顿一家没什么交情,他就是个混账女婿,他们一点都不喜欢他。”在韦纳的市长竞选中,尽管没找克林顿夫妇直接帮忙,胡玛还是联系了很多克林顿一家的支持者,为韦纳募集到了将近15万美元的竞选捐款。
如果希拉里能当上总统,胡玛说不定会是白宫幕僚长,这权力可比普通的第一夫人大多了。据说,克林顿夫妇都不支持胡玛继续留在韦纳身边,《大西洋月刊》的分析一针见血:“并不是因为她留在了自己的男人身边,而是她留在了一个输家(loser)的身边。”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第25期《壹读iRead》杂志。
关注壹读官方微博获得新鲜事@壹读 yiduiread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