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就应该像朴槿惠那样勇敢的从家庭走向社会(情感小文+微距摄
时间:2014-08-02 06:45 来源:互联网 作者:静思夜 点击:
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
---韩国当选总统朴槿惠
男人谈到女人,就想到家,女人似乎与家有至亲的关系。而女人似乎对于家这种定位也很受用,家对于女人来说,是终生的,而对于男人来说,家有时候就是一个港湾。所以女权主义呼吁,女人要彻底的解放与革命,就必须走出家庭,像朴槿惠那样投身于社会。
而这样的女人是女人吗?对于男权主义者总会发出这样的质问。女人不仅被男人整晕了头脑,有时候也被自己整晕了。一生纠结的女人还真的不在少数。
为何而纠结?女博友茹朦在看了老斩的博文《末日》后评论说“忽然发现,忙是好事,因为忙是你根本无暇顾及是否末日。。。其实是否是末日有些时候是自己说了算。”很精辟的评论,也导出了女人忙,不是坏事,是充实。
女人怕闲。闲能将女人闲出病了,尤其是婚姻中,许多时候,女人的问题是来自自身,当你赌注了婚姻成为一生最执著的专一后,你押宝的筹码随着岁月的递进,会发现婚姻的新鲜随着流逝的年华而失去了最初的温暖,随之而来的是失落、愤愤和无奈。
女人是婚姻的纠结者,却不是终结者,那究竟是婚姻背叛了你,还是你背叛了婚姻?主观上还是以家为圆,女人自己给自己框架了狭窄的圈子。
有很多女人愿为一句承诺而放弃了一切,包括家人,包括工作,包括最初的自己,皆置之脑后就是为了一个字“爱!”爱让女人运筹帷幄,却又负债累累。为了一个人可以用一生一世去诠释内心对爱的真挚与忠贞。诗人说“你来与不来,我就在这里!”女人的执着真是好悲哀!又好生可怜。如果你过分的追究爱的对与错,它本身是没有对错之分的,只是在爱过之后,你突然发现,那个你爱了一生的人,突然感觉他离你很远很远。以至于你触摸不到。
身边最爱的人,成了距离之隔。婚姻让你举棋不定。有人说“婚姻需要经营!”这话对于女人来说有很多的成分是误导,面对感性十足的女人,让她去经营婚姻,是很有难度的,在许多时候婚姻更需要理性,而用心的经营婚姻,却无法收获,如果你真的去经营婚姻了,婚姻在某些时候就是你一个人在舞蹈。
对婚姻孤独一注的女人是悲哀的。婚姻成也女人,败也女人。我的一个异性朋友,未婚前曾是激情浪漫动感,可后来找了一个老公,竟然为了老公把自己改变了,成了一个做事很低调的女人,对于任何事情,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与看法,许多时候,是克己复礼的小心翼翼,在一次电话中,说其婚姻如何,她突然“哇哇大哭”起来,电话的那头,她像个无助的孩子在哭泣,但随之她又说自己“没事”,将自己变得刹那坚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这桩婚姻里,在别人眼里是幸福的,而她自己本身并不幸福,所谓婚姻如鞋,只有自知。幸福的只是光鲜的面子,而内心的苦楚无人知晓,我分析其不幸的原因,就是为了婚姻改变自己,也丢失了很多个性上的幸福。而老公当初娶她做老婆,还是喜欢她的曾经,而不是现在。
所以奉劝女人,别为了婚姻而改变自己,人作为一个社会群体的形态,投身于社会才是最快乐的初愿。而婚姻只是人生的一部分,男人深有感触,而女人有时候在婚姻态度上则很不明了。
最近有一句来自影视剧的流行语“元芳,你怎么看!”
是女人就应该扪心自问了。同样是女人,韩国新当选的女总统朴槿惠就相当的出彩。朴槿惠说,我没有家庭可以照顾,没有子女可以继承财富。大家,国民,是我的家人,让大家幸福是我留在政坛的理由。
朴槿惠虽不能代表大多数女人,却对女人有着标志性的警示作用,在一个国家,让所有的男人去仰视她,敬慕她,而老公、婚姻、家庭对于朴槿惠来说已经微不足道了,她在政治上获得了解放与自由。婚姻、男人自然就成了朴槿惠很渺小一个部分。
一个女人将偌大的社会浓缩成一个几十平米的家庭微距,在某些方面是很恐怖的,你放大了婚姻,放大了男人,你就越发会感到失落与悲哀。男人在很多时候,就是一个动物性十足的肢体站立的人字。他喜新厌旧,他表里不如意,他口若悬河,他振振有辞慷慨激昂却不兑现,他玩弄女人如玩弄政治一样游刃有余,他有英雄的气质又有小市民的刁钻。女人如果用毕生的精力去研究一个男人,你耗费的精力与时光,最后与得到与失去是不成比例的。
女人应该清醒的记得,婚姻只是人生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呕心沥血的溶于婚姻之中,但是,也不能因为婚姻而丧失了自己。是女人就应该像朴槿惠那样,勇敢的走出家庭,溶于社会,用社会去熔炼自己的人生,去装饰自己的舞台。如果说用放大去诠释人生的某个细节,我想对女人说的就是要放大自己。坚定、自信、乐观、向上,不卑不亢、微笑是女人的风向标。
如果说家庭是女人幸福的基石,那女人更多的幸福还是来自社会,朋友,工作,个人爱好等等,这些都是婚姻无法触摸到的幸福基点。
shequplayersinablogblog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