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时尚“政治”
时间:2014-08-02 11:29 来源:互联网 作者:帅帅 点击:
不管政治家承认与否,从第一天踏上政治舞台,在民众面前‘演出’时,他们的穿着就主动或被动地影响他们的政治生涯,继而影响社会。
  
“低端市场”
巴拉克.奥巴马之妻米歇尔.奥巴马非常在乎形象、举止及穿着品位,她的优雅穿着经常被人们与杰奎琳.肯尼迪相媲美。曾经许多时尚毒舌认为,我们对米歇尔衣着的喝彩只是巧合,奥巴马当选之后对她穿着魅力的点评将会随之消失。但事实证明,毒舌真的错了。
毒舌没想到,米歇尔.奥巴马让数百万女性看到这样一个偶像,她的风格你也效仿得起——至少表面上如此。换句话说,“真正”的女王阶层的服饰并非遥不可及。还记得她身上那些“失败”的设计师品牌吗?比如Isabel Toledo、Maria Pinto还有Maria Cornejo的“零度”。她也会穿像Zara、H&M这样的平价品牌。它们在她身上毫不怯场!
一些时尚设计师的声音发出,称她之为“低端市场”,Oscar de la Renta就是其中之一。许多美国上流人士和第一夫人们都选择德拉伦塔的服装,但米歇尔没有。德拉伦塔曾公众场合评论米歇尔去伦敦会见伊丽莎白女王时穿的那身休闲装不合时宜,但后来在舆论压力下,他在一个美国脱口秀节目中为自己的言论道歉。还好,在时尚界是可以吃后悔药的,至少攻击的言论如此!作为第一夫人,米歇尔也常常扶持一下要“破产”的设计师。2008年9月,纽约华裔设计师吴季刚(Jason Wu)接到芝加哥著名精品店Ikram店主的电话,请他为奥巴马夫人设计数袭晚礼服,要求非常简单:闪闪发光。吴季刚花了两个月制作了一条镶缀数以万计施华洛世奇水晶和透明硬纱制成的花苞,梦幻般轻盈的白色单肩礼服。2009年,米歇尔穿着这身白色礼服在奥巴马总统就职仪式上跳舞,舞会开始几分钟后,CNN打电话到吴的家中,请他现场评述,近100封电子邮件出现在他的信箱里。那一年,吴季刚年仅26岁,“跳舞事件”后,他的订单涨了三倍,这袭礼服也将被Smithsonian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他的事件是多么熟悉啊,林书豪也就不够如此呗。
米歇尔也热爱帮助有色人种设计师,可以是自身的缘故。这包括美籍泰裔的Thakoon Panichgul以及原籍古巴的时装设计师Narciso Rodriguez。UK Times Online认为,她和之前的第一夫人有别,其时尚品位与传统的白宫风格有距离,她有一股无惧时尚的精神,并形容她为“新型的第一夫人”。
当巴拉克.奥巴马主政白宫时,米歇尔.奥巴马也在一定程度上宣告了“美国时尚”的新时代。她的穿着也像她丈夫一直主张的“改变”一样,传递了白宫时尚的一种改变:看上去时尚前卫,但却休闲、亲民,不拒人于千里之外,或者自命不凡。
没有一件香奈儿
奥朗德当选后,他的女友瓦莱丽.特里埃维勒承认自己还是“草根”状态,对高级定制时装还没有认识,但着几乎是每一位第一夫人的必备之选。她还穿着普通的成衣说“我还没有穿过时装大师设计的礼服。”她的衣柜里至今没有一件香奈儿的外套。但特里埃维勒对她时尚影响力已经开始变化了。不过,瓦莱丽“草根”却不普通。在社会党党员眼中,她“有魄力、聪明诚实,不说废话”;在外界眼里,这名现代女性形象温柔坚毅,她不仅独自抚养了3个孩子,还曾掌掴一名对其作出性别歧视评论的男士。
特里埃维勒非常喜爱法国奢侈皮具Le Tanneur的手提包。在G8峰会上,她送给米歇尔.奥巴马一只这个皮包后,法国女人们都冲进商店,想拥有同样的牌子,生产商不得不紧急增加订单,以满足客户的要求。这不妨碍香奈儿的艺术总监卡尔.拉格菲尔德对特里埃维勒的欣赏:“她看上去很帅气,又很优雅。”虽然是以GAY的观点评论他稍显怪异。
众所周知特里埃维勒喜欢高跟鞋,但她对运动也有相当的热忱,她爱穿色彩鲜艳的运动上衣,或者女士西服。与卡拉.布吕尼(法国前第一夫人、萨科齐之妻)追求女人味不同,特里埃维勒更喜欢中性打扮,比如卡其色上衣、黑色长裤。总体而言,她总是选择一些安全、不出错的穿着,就像她说的:“第一夫人的角色让我感到有点不适应,但我会尽力做好,我想代表法国的形象,穿着得体,但绝不止于穿着。”
安全第一位
比尔.克林顿之妻希拉里.克林顿在身为第一夫人时,希拉里.克林顿的穿衣风格只能说是第一夫人标准装备:众所周知的大品牌、有吸引力、合适。她总会选择清一色美国人组成的设计团队,重大场合穿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的礼服,穿唐娜.凯伦(Donna Karan)的紧身晚礼服出席晚宴,白天则穿着圣.约翰(St John)的针织衫和一些不太知名品牌的色彩鲜艳、金色纽扣的套裙。
当选美国国会参议员时,她的穿衣风格转变得有点突兀:裙装换成了一系列锥形裤装,还剪短了头发。一些公众认为看上去她是想证明些什么,或者她担心自己的女性特征影响仕途,让人觉得她作为领导人遇到大事会举棋不定——这个转变并没有得到很多人认同。
之后她参选总统,意识到自己的形象让很多男选民望而生畏,也疏远了很多女性选民,决定做些改变。韩裔女设计师Susanna Chung Forest采用新色系和昂贵面料为她缝制了新套装。在小镇拉票时是复色色调的上衣配以黑裤子;在大城市和国家级场合露面,则是从头到脚单一宝石色配搭。她的发式处理得更加蓬松,肌肤则透着水润光泽。
2008年,在失去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的资格之后,希拉里保持了这种着装风格,并延续到她担任国务卿时。虽然许多人觉得有些过时,或是男人气太重,但她终究形成了一种统一、持久的风格,而且这种风格适合她的体型,能显出她的魅力。
离开白宫后,每当希拉里把自己塞进花哨的连衣裙,那就是她穿着最糟的时候,她自己也知道。2008年,希拉里以她特有的幽默,为小报《美国周刊》的照片专题“有生以来最失败着装”选了一张自己的照片。那是学生时代的希拉里,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穿一件白衬衣,衬衣下摆塞进竖条纹的睡裤里。希拉里还为照片添上自嘲的评点,比如“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爱穿裤子了”以及“这身也不是那么糟;错视觉罢了”。
很长时间,希拉里都生活在“比尔.克林顿妻子”的阴影之下,她牺牲了很多才开始成为一位打算将着装风格发挥到极致的政治家。但她不会为了拓宽“政坛女性得体衣着“的疆域而危及自己的职业。她无非是像其他政治家一样,想找到一种穿衣风格堵住人们的嘴。不过这绝对不可能发生,因为她很少冒险,着装只做细微改变。她的标志性着装也许离她的目标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