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老公见了女同学回家后老公一直走神
时间:2017-06-26 21:53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认识天伦时,他还是班里一个不起眼的学生,和许多从农村考上大学的学生没什么两样,洁净的衣服怎么也掩饰不住那股浓浓的乡土气。可是,几次考试下来,让我们许多从省重点中学毕业的同学大跌眼镜,除了英语外,他所有科目的成绩总是把第二名甩的很远。因为这样的原因,其貌不扬,不声不响的天伦渐渐地在班上引人注目起来。
  上课之余,他的周围,常常有一些同学和他讨论上课时没有理解的内容,他总是用温和的声音仔细地讲给别人听,眼里平静如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有不少同学忍不住对他说,天伦,你小时候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能这么聪明?他往往一笑不吭声。渐渐地,由于他待人宽厚,喜欢帮助别人,在我们班男生中的威信越来越高。元旦晚会上,它吹起了悠扬、动听的笛子,一曲梁祝听得大家如痴如醉,丝毫不比小提琴协奏曲的效果差。自那次以后,许多女生看他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如水般的温柔。
  大二的时候,他无可争议地当上了我们班的班长,大学生活,也让他有了脱胎换骨般的改变,个子长高了一大截,皮肤也白了,他的性格也比开学时变得开朗了许多,无论是球场上,还是各种活动的组织者里,都或活跃着他的身影,我知道,那时候,他是我们许多女生梦里的白马王子。
  我和他的走近,缘于英语。大二的下学期,我们要参加全国的英语四级统考,对英语基础不是很好的他来说,压力很大。我当时的英语学得很好,几乎每次在班上考第一。他有一次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帮他学英语,早已暗地里喜欢他的我,当然很高兴地就答应了。于是,从三月份以后,我们每周用两个晚上的时间去图书馆旁边的“英语角”,练习口语,再用两个晚自习的时间来做英语习题。那年春天,每天晚上我们都可以并肩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一起去英语角,一起去阶梯教室上晚自习。夏天来到的时候,我们顺利地参加了考试,他考得不错。考完英语后,我们依然像往常一样一起上自习,一起去英语角。只是,我们的关系也由于近半年的相处,自然地变得像恋人一般亲密。
  此后,在我们相处的很长时间里,他会挑适当的时候,说喜欢我,送玫瑰花给我,但我总有隐隐约约的不踏实。女人总是天生的敏感,我知道,这种隐忧来自一个中文系的女孩子。她叫小安,是他的同乡,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比我们低一届。小安常常来找他,他们用我听不懂的乡音说故乡的人和事,我一点也插不进嘴。每学期放假,她总是来找他,他们一起回老家,我不知道,在漫长的路途中,他们在一起,都聊些什么呢?她也是一个聪明灵秀的女孩子,校报上,常见到她美丽的文字。一个具有美丽情怀的女孩子是难以让人抗拒的,不是吗?有时候,我从天伦的眼里也能读出那份对她的喜欢。
  一个聪明的女子,面对自己的竞争对手,不是正面冲突,而是迂回宽容。在这场爱情的较量中,我终于做了最后的赢家,毕业时,天伦随我来到我家的城市一一青岛。在这里,我是他唯一的亲人,工作两年后,我们结婚了,一年后,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我们像所有的平凡夫妻一样经营着自己的婚姻生活。
  由于他的聪明能干,经过这几年的努力,他在工作中越来越得心应手,已升至为公司的副总经理,而我还只是一个小部门的负责人。
  那天,他忽然说,小安来青岛出差,我们俩请她吃个饭吧,我当然爽快地答应了。几年不见,小安已出落成一家报纸的首席记者,干净利落,当年的青涩荡然无存。而我,却显得比她落后了一个时代。那顿饭后,我发现,天伦不时地走神。
  我想起,以前读到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有这样的文字: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粒,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而我,是不是已变成墙上的那抹蚊子血额,这爱情的滋味到底是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