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的婚姻老公无端疏离我直到我病倒
时间:2017-07-10 22:18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我不是那种一结婚就“原形毕露”的女人,没有为了家为了孩子就“不思进取”,我33岁做到财务总监和老公并驾齐驱。我也不是那种工作狂型的“女强人”,为了做老公爱吃的葱烤鲫鱼,我专门学了上海菜。但是,在我们结婚的第七年,我还是感觉,我在老公心里真的就像一件落满了灰尘的旧家具。当初甜蜜的我们,早不知跑哪儿去了。
  我决定挑战自己,重新引起老公的关注。我换了发型,修了眉,还用了最新款的唇膏,但是当我往老公面前一站,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不到一分钟,就继续端着手机玩游戏,看都不再看我一眼。我寻思可能是力度不够,连衣服都换成了最新款,还是性感指数颇高的那种,这回他倒是愣了一下,然后问我,晚上吃啥饭?我那颗蠢蠢欲动的心瞬间崩溃!
  无性老公跟女同事玩暧昧令我无语
  有一阵,《廊桥遗梦》小说非常流行,我一口气读完了它,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发了一晚上的呆,我竟十分羡慕女主人公有那样一段让人想入非非的浪漫时光,过后我又会为自己萌生这样的念头而感到羞愧。我想,这辈子,这样的爱情之于我,只能是一个梦。结婚七年而已,连自己的老公都不再关注我了,还能期望什么呢?
  婚姻的苦闷,加上30岁这个几乎是女人人生分水岭的年龄,一时间竟使我的免疫系统出了问题,一个月内发了5次低烧,持续时间不短,丈夫这才渐渐觉得不安。
  那天我躺在床上,他过来抚摸我的脸颊,接着用他的额头贴在额头上测温度,我被这渴望已久但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住了,猛地睁大了眼睛。我们都愣住了,没想到温存的潮水退了还会再来。
  在那个散发着药水气息的黄昏,我问他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了?他沉吟片刻,说7年过去了,我对于他变成了介于母亲和姐妹之间的亲人,我渐渐不再向他撒娇,他也越来越不习惯向我倾诉,加之我一天比一天成熟他更觉得我难以接近,可他对我绝不是喜欢这么简单,他从始至终是爱我的。
  我听了不仅破涕为笑,他刮我的鼻子,说没羞!可我觉得心里有束光越来越亮,我们都以为心中有关情感的“小兽”睡去了,没想到它只是在假寐。爱,原来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