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小姐”齐声高呼要求被“包养”
时间:2014-09-06 17:54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2013年初春,北京的大街上突然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醒目的小广告,美艳无比地盖过了“租房”,“开发票”等传统牛皮癣。这些小广告无一例外,上面都写着“包小姐”三个字。如果你第一次看见这三个字,肯定会误以为是哪位姓“包”的小姐在推销生意,但当经过一个非常龌龊的思考以后,就会领会到这原来推销的是皮肉生意,不是哪位小姐真的姓包,而是皮条客们要拉皮条(据警方查实,是以招嫖的名义进行诈骗)。后来,去到天津、太原、重庆等地,同样遭遇各种各样的“包小姐”,有的甚至明目张胆印上爆乳妹,下面附上各种不同的电话号码。好似一声令下,全国“小姐”齐声高呼要求被“包”。
  是由于经济滑坡造成这么多人铤而走险进行诈骗,还是由于道德滑坡造成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到处招嫖?
  在此之前,“包养”一词倒不新鲜。新鲜的是“求包养”一词的诞生。翻翻qq名录中的好友,许多人把“求包养”设置成签名,不但有女性朋友,还有男性朋友。当然这其中娱乐的成分更多一些,无非是表达一种物欲极盛下的求富心态。但现实生活中,的确有被包养而过上富足生活的例子。
  A女,在饭店做服务员时被一富商相中,从此麻雀变凤凰,成为“二奶”。富商将其安放在一所郊区别墅,每月给其发固定工资。而A女则趁富商不在的时候,幽会自己的男朋友。后被富商发现,遭到殴打。后来,A女每次回家都面带伤痕,虽然她化着极浓的妆,但还是难掩伤痕。其父问为什么,A女吞吞吐吐说是不小心跌倒,后来终于告诉父亲,说富商有暴力虐待倾向。其父劝其离开,但A女不愿意,怕失去豪华生活。再后来,其父竟以A女为荣,因为他也因攀上富商而过上了令人羡慕的富足生活。
  B女,一个技校毕业生。某矿山老板为解决性生活,欲找一固定伴侣。老板是南方人,家中有妻有子,到北方掘金,希图进行原始资本积累。B女在骂声中应征,做了老板的小老婆。B女因有了靠山,家人和亲戚全部因她而有了工作,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B女后来有了孩子,希望能和老板结婚。老板没有同意,替她找了另一个男人和B女结婚。再后来,B女获得矿区的一所别墅房,相夫教子,被人唾骂着,同时被人艳羡着。
  C男,在某酒吧当服务生被一女老板相中,在一次代驾后,成为女老板的司机。后,两人同居,相差近二十岁。C男长相迷人,很是让老丑的女老板迷恋。C男在女老板身上抓出不少钱,胃口越来越大。后来,女老板将C男捉奸在床,C男同另一个男人在搞鸡奸。然而女老板依然故我地包养着C男,直到被C男的男友杀死告终。
  这三个故事全部发生我的身边,因此很有感触。不禁感叹,身体资本竟是如此实在,无怪乎美女和小白脸那么容易被包养,甚至电视征婚中都有男女公开要求被“包养”。据说,美国还有家“求包养”网站,公然进行“权色交易”和“钱色交易”。某网站做了一项问卷调查,调查显示,有高达百分之七十的认为这就是有钱人的游戏,“各取所需”罢了。而这家网站注册的女性会员多达100万,其中有很多是女大学生。
  一边是穷奢极欲的富人游戏,一边是温饱线上的生存挣扎,难道这个社会真得需要这么多人通过身体通道去实现社会资源的分配吗?如果连身体也到了明码标价出售的时候,那么和插上草标贩卖人口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在一个物欲的社会,似乎什么东西都可以物化,身体可以等同为“性工具”,金钱可以等同为任何东西的度量衡。人们玩尽了各种金钱游戏和权力游戏以后,发现最好玩的还是“身体游戏”。“饱暖思淫欲”,有人在吃饱喝足后要用剩余购买“身体”以满足“淫欲”,于是便有人来出卖“身体”以获得“饱暖”。因此,不得不得出一个淫荡的结论,“求包养”一词的大为流行,充分反映了我们这个社会的整体性欲是有多么的旺盛,同时也恰恰反映了人们的生活是有多么富足,内在的贫富差距是有多么需要得到平衡。在这里,我想说,有脸的赶紧卖脸,不要脸的赶紧卖X,什么也没有的赶紧卖血,直到卖干死掉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