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界那些早逝的天才设计师
时间:2014-08-02 03:29 来源:互联网 作者:绿豆宝贝 点击:

  大师的陨落令人唏嘘,但那是自然规律,虽然有些大师也许可以更长寿些,比如法国的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和意大利的Gianfranco Ferre。高高瘦瘦的前者被誉为“时装巨人”,2008年在71岁时病故于脑癌,胖胖大大的后者则有“时装界的建筑师”之称,更早于一年因为脑出血于62岁于米兰逝世。已进入老年的两位先后是Dior品牌的隔代主设计师,而当年声名如日方中的Christian Dior却以52之龄在意大利度假时猝死于心脏病,40岁的英国设计鬼才Alexander McQueen突然吊颈自杀,令人感到的又何止是唏嘘和震惊…
意大利华丽大师范思哲(Gianni Versace)
  人们记忆犹新的应该是,1997年7月中,比他的好朋友、英国皇妃黛安娜早一个多月在美国迈亚美被谋杀的意大利华丽大师范思哲(Gianni Versace),这位八十年代末超模潮的推动者虽然名成利就,并建立了庞大的时装王国,但毕竟才活了五十年。他的作品以精雕细琢的艺术美感见称,喜用富于弹性的布料和极贴身的剪裁,把女性线条美表现得淋漓尽致,加上缤纷的色彩和充满幽默感的装饰,性感华丽中更幽默、好玩中添情趣,很受一班名人阔太欢迎。他逝世后,由妹妹Donatella Versace接替其位至今,表现尚算不过不失。
意大利设计师Franco Moschino
  在这三年前,另一位九十年代被誉为设计天才、当时跟法国时装顽童Jean Paul Gaultier齐名的意大利设计师Franco Moschino则在44岁时逝于艾滋病。主修纯艺术的他本想当个画家,但在读书期间,为了赚取学费,业余为广告公司、戏院和杂志画插图,慢慢地,兴趣也由画布、油刷转为织布和剪刀,后来更被范思哲赏识,加入其公司画时装草图,自此才立志当时装设计师,1983年创业并推出个人品牌Moschino,六年后推出二线品牌Cheap &Chic,成为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最受瞩目的设计师之一。
  他只在时装界十多年,却因为异想天开的古怪念头和出位的反时装标语引人注目。他会在衣服前襟缀上精巧的茶杯图案刺绣,在黑裙子上钉以各式小衫裙,更会把大大的电灯炮戴在模特儿的头上,甚至以垃圾胶袋做成晚装等等。他曾为女模特儿穿上男装,也把女服喱士衫套在男模身上。
  对自己变化无常的反叛行为,他解释说是想警醒世人,不要盲目跟随潮流,而应建立起自己的风格。他有一句名言:“假如你不能打扮得典雅得体,倒不如穿得豪放狂野。”虽然经常批评时装界的不良现象,甚至不时讽刺那些潮人,但他那些夸张的设计却广受欢迎,临终前已建立了一个价值17亿港元的时装王国。目前,该公司创作总监是其助理Rossella Jardini,她自1994年接手。
美国设计师Roy Halston
  另一位同样因为艾滋病逝世的是美国设计师Roy Halston(58岁),做帽子出身,在六十年代初,被时装编辑黛安娜.维兰(Diana Vreeland)推荐给时任第一夫人的积琪莲.肯尼迪设计帽子,其中那顶无边沿呢绒pillbox帽子被人广为复制,他也因此名声鹊起,成为六、七十年代相当活跃的设计师。他擅于将美式运动服意念融入传统礼服设计,爱用具弹性的泽西布(Jersey)、柔软的茄士咩等非传统晚装布料做晚装,其设计的束身拖地晚装不但露背露肩,前面的领口更开至几近腹部,其流畅的线条尽显性感优雅,颇合名媛口味。
  这位被视为是传媒时代第一位美国设计师的天才不仅擅长设计,本人也很注重打扮和形象,长相俊俏的他于七十年代末经常跟一班名人顾客流连于纽约潮流聚点Studio 54的士高,成为狗仔队追逐的对象。他有一句名言是:你也要穿得如你装扮的人一样好(You are only as good as the people you dress)。
设计师Jacques Fath
  而在五十年代的巴黎,也有一位像Halston那样的名人设计师Jacques Fath,同样设计帽子出身,喜用层层迭迭的几何线条和轻柔布料,以对角线剪裁,裙子紧贴臀部,突出大领口和收腰,外套和裙子皆呈沙漏形,再配以不可或缺的帽子,在别具女性柔美中,更传递一种轻松诙谐的明朗气息和浪漫氛围,尤受美国顾客欢迎。所以,他早在一九四九年已获得美国时装奥斯卡奖(Neiman Marcus Oscar)。
  Fath当年是被誉为跟Christian Dior齐名的设计天才,是“新面貌”(New Look)的主要推动者。他也是第一个向美国市场推出成衣系列(Ready to Wear)的法国高级时装设计师。长相英俊的他常跟模特儿妻子出席各式派对,俨然社交名人,并间接推广其设计,锋头一时无双,可惜,42岁时病逝于白血病。当时到教堂出席其葬礼的人多达四千。
  不过,这位擅于突出女性美的设计师却是个大男人主义者。他在1954年逝世前接受美国传媒访问时语出惊人:“女人都不是好的时装设计师,女人在时装里唯一的角色就是穿衣服。”他甚至预言,终有一天所有伟大的设计师都是男人。
  因为在他眼中,时装是艺术,而艺术需要创新,男人才是开创新天地的性别。当时,时装界几乎由男设计师主导,而“新面貌”讲究奢侈华丽的用料、精雕细琢的剪裁,更强调结构美和突出曲线感,也令时装精致如一件艺术品。他的话有一定市场,却引起女设计师如香奈儿等不满,于是,掀起时装设计师的性别之争。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些天才设计师们对时装都有一种痴恋,也煞费苦心地不断追求完美,却在呕心沥血中失去身心的平衡,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过早地告别了他们一手塑造的浮华世界。尤其在集团化以后,时装不但是一个大产业,也是一个梦工厂,虽然这个梦工厂跟荷里活式有些不同,但跨向扩张以后,时装这个品牌就不只是一个品牌,而动辄几百万元计的时装秀也不仅仅是一场可观的表演,那是技艺的展示场,也是表达生活态度和反映时代的手段,不但要吸引媒体,更要吸引买家,设计师的压力不可谓不轻。
  而且,成名后的天才面对的不但是来自市场的压力,还有自我挑战的压力和长期超支的身心负荷。这种负荷往往是不可承受的重,结果,天才们要不是避重就轻地轻生了,要不就是在“重赏”之下给压垮了。这是华丽风光以外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