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儿怀“女”的荷兰个性婚礼
时间:2014-08-01 20:44 来源:互联网 作者:静思夜 点击:
婚礼会场一隅一角,仪式期间新郎新娘就坐在那长椅上。很巧,我的帽子就是和小船的颜色不期而遇。
先生的外甥,也就是达达他爸,和达达他妈终于结婚了! 上个月末,举行了极富有个性的婚礼!(谁是达达?请参阅文末《两个半月的小小旅行家》一文)
婚礼上,达爸的母亲,也就是先生的姐姐,带着一脸的幸福和掩饰不住的激动对我叹道:“真的非常开心!现在三十几岁的年轻人都选择同居,结婚的是少数。还以为这一天会等很久,真是特别的感受。”
在一些发达国家,如今,结婚已经变成奢侈品,可有可无。
去年7月的一篇博文里还曾提起,达达的爸妈都已经过而立之年了,但尚未有结婚的打算。可去年年底在奥地利滑雪场情况发生了变化。达爸向达妈求婚了! 得到的答案当然是“Ja”(荷兰语“是”的意思)。其实当时达妈已经开始孕育另一个小生命,后来才知道。
荷兰是个性化社会,从那联排房子就可以窥视几分。一趟房子,住着几家,窗门五颜六色,款式五花八门,毫无“组织性和纪律性”。荷兰人把自己的个性和爱好最大限度地张扬出来,表现在门窗的颜色上,窗前那块小小秀场,各种品味的前院和后院......荷兰人崇尚自由和平等,不喜欢被安排或他人干涉自己的人生,尽管是父母。一些成功学,人生指南类的书籍在荷兰很少火爆。自己的人生旅途,自己规划,自己做主,他人的成功也无需复制。攀比现象相对较少,
做好自己就好了!
达妈达爸热爱旅游。两个人相识2006年,2008年,一人一台扛着一台自行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周游了世界。有了达达以后,也没停下旅步。达达才15个月,就已经随这旅游发烧友父母去了德国、西班牙、南美的库拉索、土耳其还有奥地利。这两个人做事非常个性化。婚礼都是自己操办。他们没有选择教堂婚礼,也没有选择在市政厅里举行登记仪式,婚礼仪式包括烧烤晚会是设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公园里,一家有露天座位,前面是大草坪又邻水的一个餐厅。主婚人也不是市政府的人员,而是飞爸的父亲,也就是先生的姐夫。原来还可以申请家人主持仪式。为此,姐夫还进行了小小的研修。
把车停到公园门外,一座红色别致的桥边。通过这座今天的“鹊桥”就可以进入公园。一边往桥方面走,一边还有些担心不知过了桥该如何行走。但人到了桥头,不禁要笑出声来。桥头上贴着达爸达妈的相片,左右一边一张。都是一些搞笑的相片。接着通往水边餐厅林荫道两边的树上,隔几步,达爸达妈各种各样的相片就会映入眼帘。当然也有达达的。原来这些相片是指南路标!
今年荷兰的春天实在低调,进入7月份好不容易迎来了真正的夏天,可却有些猛。今天,高达30度。也许相对国内而言这点高温实属“小巫见大巫”,但荷兰的夏天25度就算高温了。我们到达餐厅时,新郎达爸已经到场。他没有穿常见的白色西服,而是一套灰色调格子西服。
虽然婚礼当天早晨收到邮件说今天天气炎热,大家不用穿得过于正式,夏天晚会装就可以了。但参加婚礼的人,大多都穿得比较正式。尤其是一大群女孩子(也都三十左右了)身着五颜六色的裙子,装点着会场。新娘一家则是全体盛装,手臂上还都带着花,今天的主色之一,亮粉色。
会场的布置比较特别,没有什么豪华的装饰,但十分温馨富有个性,洋溢着丝丝东南亚风情。餐厅的外墙上,挂着一个白布形成一块小小园,上面贴满两个人一起走过岁月的见证。各种合影,达达刚刚出生时穿的小衣服和小袜子。更有趣的是挂成一排色彩缤纷的人字拖鞋(用新旧都有,旧的居多),上边写着或贴着祝福的话语。
说起这拖鞋,还得到回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婚礼前,收到婚礼联络人有关婚礼详细程序的邮件。当时我忙得天昏地暗,也没有仔细过目。婚礼前的晚上,先生离睡前急匆匆地问我:“家里有没有旧拖鞋?”这深更半夜的,要哪门子旧拖鞋?“对呀,你没有好好看邮件,联络人让大家准备旧拖鞋,把祝福写在拖鞋上!”先生答。
拖鞋?宅在家里居多,拖鞋倒是不少,但似乎没有那种所要轻飘飘泡沫的那种。我们各自行动,翻看自己的鞋箱,结果没有找到合适的。突然先生说:“有了!”边说边从他的羽毛球手提包里,拽出一副拖鞋。一看,好陌生的面孔,什么时候从中国带回来的呢?先生说一次回荷兰在北京停留时买的,现在去羽毛球乐部打球时,洗澡时专用。难怪我毫无印象。定睛一看这拖鞋,别说还挺应景,拖鞋上面有一行字:金福金马。一人负责一只,一只用荷兰文,一只当然是中文。先生的祝福还颇有趣 :你们正如这拖鞋一样:美好的一对!
15个月的达达,今天也是主角之一,白色的衬衣配着小小的领结,下面是漂亮的格子短裤,头发还打了发胶(人家特意去了理发店专门弄了荷兰男孩子最流行的发型,即撮撮立起来,再用发胶定型)。已经有了翩翩小小少年的感觉。令人唏嘘时光的匆匆脚步。
大家入座之后,等待新娘的最后入场。我十分好奇这妊娠七个月的新娘今天的婚纱。《婚礼进行曲》响起,大家齐刷刷地回头观望。只见远远的草坪上,新娘挽着父亲的臂弯缓缓向会场走来。参加婚礼真是一件甜蜜的事情。欣赏这一天光彩熠熠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分享洋溢每一个角落的甜蜜,不时地被小小感动。尤其是这一刻!一个父亲充满自豪感而心情又有些复杂的时刻。从此,把这前世的“小情人”,正式交给今世的“情敌”手里。
新娘达妈的婚纱,简洁洗练大方,撑起的腰身恰到好处地把隆起的遮住。或者说,隆起的腹部把婚纱撑得比较饱满,还真看不出里面还藏着一个“小宝宝”。
荷兰的婚礼仪式,一般都是先介绍新郎新娘如何相识和一些有趣的小插曲。之后,让证婚人签字,新郎新娘最后签字,然后,拿到结婚证书(荷兰的结婚证书蓝色的居多)姐夫风趣幽默的介绍,引起宾客笑声串串。而坐在我前排先生的姐姐和达妈的母亲不时地悄悄地抹眼泪。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眼泪里含着无限的感慨。
最令人动容的是这一环节:新郎转过脸去面对新娘朗读自己创作的爱情诗。但这爱情诗只献给新娘一个人。但新娘瞬间流下的大滴泪珠,令人深深感到蕴藏在诗歌里的浓浓的爱。先生的姐姐后来跟我说到:“宛如‘马克西玛’眼泪。”(荷兰王后马克西玛结婚典礼上,当听到祖国阿根廷的曲子时,瞬间眼泪夺眶而出,感动了许多荷兰人)
达达,自由自在地来回走动,爬上爬下。一会坐在妈妈怀里,一会让爸爸抱着;时而拉住爸爸的手,似乎要爸爸领着去草坪玩;时而还他嚷嚷两声,有些耐不住长达一个小时的仪式。但人们都淡定地微笑地看着这长着一头金橘色头发顽皮的小小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