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三转正后习惯性精神出轨
时间:2015-11-27 14:32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张晓晓是我网上认识的同城好友,我为她的幽默风趣所深深吸引。要让别人多了解自己,必须多说;要让自己多了解别人,必须多听。张晓晓,将两者完美地统一起来。她还是我的老乡,我趁机提出见面的要求。她爽快地答应:“时间,地点。”为了这场期待已久的约会,我重新购置了一套“战袍”。
  我与张晓晓曾经有过视频,所以在茫茫人海中很快的认出了彼此。我们先吃西餐,然后看电影。意犹未尽,最后来到情调不错的咖啡厅。我毫不掩饰自己对张晓晓的喜爱,聪明如她自然也能感觉到我的真切情意。我诚恳的问:“咱们有发展的机会吗?”她嫣然一笑:“可以考虑。”我,那个心花怒放。
  三个月后,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期间,也有冲动的刹那。张晓晓总会劝我:“来日方长,何必急在一时?”女的不愿意,男的硬来也没意思。毕竟,我是爱她、真心娶她为妻的。有些女人,只适合当情人。有些女人,只适合当妻子。难得的是,张晓晓是两者的综合体。我为了她,毅然选择了离婚。
  那天,张晓晓情绪特别低落。她被炒了鱿鱼,理由是拒绝上司的性骚扰。我一听之下,首先对她肃然起敬;其次我想冲去揍那个上司一顿。张晓晓将我拦住,她疲惫地依靠着我的肩膀说:“送我回家吧!”再坚强的堡垒,也有薄弱的地方。再坚持的女人,也会有动摇的那刻。“晓晓,让我照顾你!”
  “我不同居。”“不同居。”“我不当你情人。”“你当我妻子。”“我穷。”“我养你。”听到这句话,她打我一拳:“我能独立的。”“那,你是答应了?”“以前,什么事情都我自己扛着。现在,有个傻瓜愿意替我分担。我,没有不答应的理由。”“也!”我得意忘形,抱着张晓晓在街头打转儿。
  还是我有“慧眼”,来到这座城市之后就买下了这间房子。二十年分期付款,慢慢来、不着急。我与张晓晓的父母都在S城,我们千里迢迢赶回去不方便;更没有让长辈们千里迢迢赶过来的道理。于是,只是简单宴请了当地的几个好朋友。等中秋节,再一家团圆。那个晚上,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新婚夜,大家心照不宣的小登科。我与张晓晓直接累倒在沙发上,终于回到了甜蜜温馨的小家。我温言细语地说:“你先去洗澡吧。”张晓晓的头甩得拨浪鼓似的:“你先去嘛,我再休息一下。”反正,这个先后顺序有什么所谓呢?当我出来的时候,张晓晓居然睡着了觉。
  为了结婚,她可是跑上跑下的。购置家私,房子重新装修——所有一切,都按照女主人的意思去办。可,满身酒气总不能直接上床。我将张晓晓唤起:“起来吧,小懒虫。”她擦擦睡意惺忪的眼睛:“多少点了?”“多少点又怎样啊?赶紧洗漱睡觉!”“你先去。”又是我?好吧。老婆大人发话。
  已经三更半夜,这张婚床上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张晓晓呢?不是又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吧?蹬蹬蹬走出去,客厅没有见到她。人呢?我看到书房隐约透出亮光。就两房两厅的,也没多大地方可以去。她跑书房干嘛呢?我走过去,竟然听到张晓晓笑得很开心。她在和谁打电话吗?不对,她是和人视频聊天?
  有些不大乐意,今天是我、是她的大日子。竟然如此虚度,真是说不过去。刚想喊张晓晓的名字,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张晓晓,和某男人裸聊甚欢。虽然,别人只能看不能动。她是我的女人,看也只能我看啊。我恍然大悟,她问我“多少点了”原因是这个!我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蹑手蹑脚离开。
  我回到床上,装作不知的大叫着:“晓晓!”半夜,我的声音显得特别刺耳。“干嘛,你叫床吗?”过了一会儿,张晓晓姗姗来迟。她,没有忘记穿上衣服。“很晚了。”我眨着眼,她懂我的意思。直至下半夜、天快亮的时候,我们才真真正正地开始洞房。我疯狂发泄,整得张晓晓差点开口求饶。
  次日醒来,我第一时间扔掉了视频工具。张晓晓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最后没有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