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腰被沙滩一场欢愉硌的疼
时间:2015-05-08 16:28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我醒来的时候,在似吙住的地下一楼,有阳光透过楼梯,我看到了尘土在阳光中舞蹈,还有废旧的健身器材,一个个庞然大物,寂然无声的矗立在那里,仿佛一个个巨人。床边是似吙留的纸条:我去上课了,下课我过来陪你。
  张巧巧和萧然玩了足足有三天,当最后的一个傍晚,张巧巧躺在沙滩上,一只脚埋在沙子里,​另一只脚去逗萧然的脚掌心。
  “你说,我们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好不好?”张巧巧的长发零零散散的披散开来,在沙滩上平摊开来,有细细的海风拂过,发丝灵动,有一绺被萧然衔在嘴里,还有一缕被她绕在食指,兴趣的把玩。对于张巧巧说的话,他完全没有听得见。
  “我说你呢?你别不当心啊,我是说真的,咱们就住在海边,好吗?”张巧巧伸手去揪萧然的大腿上黑密的毛发,不经意,扯下一根,萧然立刻呲着牙以示抗议。
  "我说大小姐,能不能别玩这个游戏了,拽的我很疼啊。不过,你说的也可以,我们就在沙滩上搭一间石头屋子,涨潮时,有鱼有虾还有贝壳,退潮时,我们在沙滩上作画。“​萧然幻想着眼前的日子,眼睛里全身笑意。
  ”萧然,你说,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你喜欢我什么?“张巧巧虽然问了很多遍,可每一次都期待萧然有新的答案,女人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生物。
  ”你的什么我都喜欢,你的呼吸,你笑的样子,你生气的样子,你走路的样子,你吃饭的样子,甚至你的穿衣,你的气息,你的所有全是我的至爱。“萧然本来是平躺的,这时,翻了一个身,一把搂上张巧巧的脖子。
  ”我也是,我从遇见你,就知道哪怕丢了全世界,和全世界为敌,被全世界遗弃,我都不会放弃你。“张巧巧看着眼前的萧然,他那么帅,和那个下午,他在画室时一样帅,他高挺的鼻梁以及架在眼眶上的黑色眼镜,这就是个书呆子,可他回头时,一脸的傲娇,说话时张扬的嘴角,霸气的眼神,自信的额头,都在向我证明:青春正好。
  就是这样的一个大男孩,一旦走进了自己心,却怎么赶也赶不走了。她曾问,你是不是对我施了魔法和毒咒,为什么我会对你如此倾心?萧然说,我的魔法就是一直对你好,我的毒咒就是每天醒来睡下时都说一万句我爱你。
  ​”巧巧,我为那天的事,和你说声对不起……“萧然刚要开口,就被张巧巧微笑的眼角以及轻轻的嘘声给制止了。张巧巧说,听,大海的声音!
  是的,大海的声音,是温柔的,是一种呵护;是柔软的,​是一种依赖;是温馨的,是一种亲抚;是甜蜜的,是一种关怀。接受一次大海的亲密接触吧,它会让你懂得爱,与被爱。
  ”你的一切我都懂,你知道吗?当我没看到你时,我想问问你,可看到你以后,一切就都有了答案,你就是最好的答案。挨打算什么,我乐意。不过,那天的鸡蛋好臭,回到家我擦了很多沐浴露,也依然有味道。哈哈……”张巧巧心里难受,能不难受吗?可是难受就要迁怒与萧然吗?不可以。他的家人是家人,他是他,不能搞混的。
  “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受一丁点委屈的,另外,我的画作下个月要参加全市最大的一次艺术会展,到时候会有很多人来参观,我的画要被作为重点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如果能被拍的一手好价钱,然后咱们就走……”萧然满怀憧憬的说着,男人在幻想未来的时候是最迷人的。
  “不要,不管你成功与否,在我心里,你还是你,你知道吗?”张巧巧说的是真的,爱一个人就是不管她贫穷还是富有,都愿意和他一起荣辱与共,贫富相携。
  “巧巧,我爱你……”萧然一个嘟嘴,张巧巧就凑了上去,萧然凑准时机翻身而上,张巧巧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男人,脸上不觉间泛起了一层红晕。
  萧然附身下去,开始吻她,或许是因为湿润沙子的缘故,情趣来的特别快,身体也比往常更加有感觉。张巧巧想要坐起来,去回应,因为她感觉自己喘息粗了,谁知,萧然慢慢居了下风,等到下一秒,萧然被张巧巧给压在了身下。​
  两个人在海风,海水的滋润下,吻的好久,闭着眼,让沙子沾满全身在身下按摩,让沙子塞满嘴巴咀嚼它的味道,曾经觉得沙子很难闻,这一刻,沙子却有了新的味道,是那样的嘎嘣脆。不知道翻了几个姿势,更不知道两个人在沙子上滚了多元,两个人就像是一个大肉球,在海滩上做着周而复始的车轱辘大战。直到濒临海域仅有一尺之余时,萧然猛地站起身来,扔掉白衬衫,脱掉沙滩裤,顿时一切都变得羞人了……爱到深处,两个人都忘乎所以。
  当然,跟踪他们两个人的偷拍者却也看的心急火燎的,不可否认,在面对爱的人时,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彼此的爱,这无关乎性,更无关欲望,纯粹就是爱。
  ​“你真是个妖孽,妖孽,哪里跑,看老道今天我要收了你。”
  “对,我天生就是个女妖精,有本事你来收啊……”
  “好啊,你敢耍我,看我的。”
  “啊,不要啊,你这个恶魔,又要来。”
  “当然,哈哈……”
  夜晚中,海面上星光闪闪,映的沙滩上洁莹一片,两具身体交缠其中,时间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
  ​第二天,萧然起床,直觉腰酸背痛,关键是昨天沙子把后背咯出了一片血红,睡了一夜,只觉得火辣辣的疼,不过看了眼前的女人,一切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