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化妆成功吸引男友可是他对我不够专心
时间:2017-08-07 12:01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喜欢上眼影那年我18岁,隔壁一个画家经常带一个烫发的妖娆女子回家,隔着门,能听到醉生梦死的老唱片。更让我难忘的是她暗紫色的眼影,就那么回眸一笑,云遮雾罩的,将看她的人的魂也给收了去。
  后来见那些眼影盒子,里面密密地排满着彩色的色块,用眼影刷轻轻蘸了,自眼角向眼尾横着涂抹,一双眼睛便风生云起,妩媚横生了。每次和陆青约会,我必是在梳妆台前精心地画好眼影,才肯出门。只有涂了眼影的脸庞才充满立体感,经得起每个角度的挑剔、端详。
  我知道这么做有两种可能,一是陆青不够爱我,另一种是我自己不够自信。但更重要的是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她叫小婉,是陆青的师姐,资助他上过学,又帮他联系工作。还有,她很美,古典,优雅,是陆青喜欢的类型。她结了婚,可是和丈夫感情并不好。
  出去吃饭,点菜的时候,陆青会无意地说:这道菜,婉姐也喜欢吃的;买衣服,他会建议我去听婉姐的意见,她眼光不错的。
  是的,我没见过比小婉更迷人的女子,眼神似水似雾,和她对面说话的时候,陆青常常会有些呆,有些异样的慌乱,或许没有人可以在那样一双眼睛下不慌的。
  胸闷,气堵,暗暗伤心,却不好露在脸上。好在我学会了涂眼影,粉红是娇羞的纯净,鹅黄有明丽的娇艳,靛蓝有深沉的忧郁,还有亮金、葡萄紫、淡青……轮番地涂上去,生旦净末丑一样暗哑隐晦地唱出深藏的心事,成就一双顾盼的眼睛。
  婉姐丈夫出事那天,恰是我的生日,为补偿长久以来对我的忽略,陆青特意为我订做了一款草莓巧克力大蛋糕,嫣红的奶油盛开成两朵玫瑰,蜡烛点起来了。陆青接到电话便抓起上衣,匆匆地走了。我呆呆地坐着,看泪滴将玫瑰花打残……我知道他的这个举动,已经彻底伤透我的心。
  天亮的时候,陆青踉跄回来,脸色苍白:婉姐丈夫车祸死了。曾经,我是那么低害怕失去陆青,如今他们之间已不再有障碍了,我却发现自己已不再爱他,一点也不。我说:好啊,你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愛她了。然后,我洗脸,扑一层淡淡的爽肤水,心平气和地画一个玫瑰灰眼影。或许长久以来,我爱上的爱情,只是为我迷恋的眼影找个借口吧。
  很多时候是这样,薄薄的一层眼影,就会遮住你的眼睛,你的心,有时它是一个人,有时它是一段往事,甚至有时它仅仅是一个眼神。而其实,能够不涂眼影裸着一张清水脸孔面对的,才是可以交付一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