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病了很不舒服还被老婆发脾气
时间:2017-08-21 22:58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想看看各位的观点,真的是我缺少男人气度了?我客观描述一下,留给各位评价。
  这几天肠炎,拉了好几天肚子,身体没力气,舌头也疼,这些我老婆知道。昨天下午,我买药回来洗自己的衣服,她说帮我洗,我蛮感动的,说“你是个好老婆”。吃晚饭的时候,我一边嚼一边扶着面颊(舌头疼嘛),她边看边笑我,说“你这情况得喝粥之类的”。快吃完的时候,她问我还能不能吃得下,我反问她“你是不是吃不下了”,她发起脾气来,说“我最讨厌你老把问题反抛给我,吃不吃得下回答就完了”,然后就去了洗手间。我肠炎么,其实不好吃油腻的东西,胃口也不好,嚼东西舌头疼,剩下的菜就没吃。然后我就打算吃药了,这个时候她脾气又来了,说“药是饭后半小时才吃的,你不知道吗?”
  我心里当然是很不舒服了,平常有点脾气我也不计较了,为什么我生病身体难受的时候还跟我发脾气,还是因为芝麻大点事。我就在床上靠着做自己的事情,一晚上没主动跟她讲话,当然她也没主动跟我讲话。她的工作情况,经常要晚上在家工作到12点后睡觉。我昨晚仍旧等着她收工,然后问她明早想吃什么,她不回答,我知道她生气了。关灯后,我哄她,她说“不就是跟你说话重了点吗”,还指责我没气度,竟然一晚上没理她,说我就是个小男孩,我抚摸她,她不让我碰,自己睡去了。我见哄不了,自个儿心里也难受,也就睡了。
  博主分析:
  这就是平实的生活细节,一切变化都藏在细节里,所以细节是迷人的,值得玩味的。
  他俩都知道对方需要什么,但都不想或无力给与。她说他就是个小男孩,可见,她希望他是个大男人,目前这个阶段,她要求他有大男人的气度,意思是,要他包容她的坏脾气,既然他叫她老婆,他就应该疼她、宠她,把她当小女儿、小公主。等他变得“大度”之后,她就要要求他赚钱养家,这才是她要的大男人。可他现在的状态,让她觉得希望渺茫,这让她没有动力再为他付出。
  他拉了几天肚子,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她很看不惯,也很看不起。她知道他要她的悉心照料,给他买药,给他做粥,把他当孩子一样疼爱着看护着,但她没有动力这么做,可又不能让他看出她嫌弃他,不爱他,所以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做的,所以当他拖着病体去洗自己的衣服,她说她来洗。
  晚餐她做了又油又香,很有嚼头的菜,看他“一边嚼一边扶着面颊(舌头疼嘛)”,她又生气又好笑,心里有一种报复性的愉悦。她说他应该吃粥,但她并不给他做,而是等到要吃完了,才问他还能不能吃得下。他当然不高兴,于是反问她,你是不是吃不下去了。这句话点燃了她的怒火,一是她早就看不惯他了,二是恼羞成怒,她觉得他看穿了她的心思。她甩出一句:“我最讨厌你老把问题反抛给我,吃不吃得下回答就完了”,重点当然是前半句,她觉得他无能,不负责任,根本就指望不上他。
  看他食不下咽,剩下了不少菜,她的怒火又往上窜,借口他吃药时间不当发泄了出来。这反映出至少三点:1、她在生活上很照顾他,他习惯了她的伺候;2、她习惯借口为了他好,对他发泄负面情绪;3、他俩之所以在一起,就是因为她把他当儿子来伺候来管,让他离不开她。
  他当然不傻,相反,他是个很敏感的人。“我心里当然是很不舒服了,平常有点脾气我也不计较了,为什么我生病身体难受的时候还跟我发脾气,还是因为芝麻大点事。”——他已经发觉她不爱他,但不大确定,这次他得到了证据。而且,他很清楚她常常借口关心他对他发脾气,说明他的确不傻,看得到真相,而且还有一点也说明他不傻,他不对她提要求,但会暗示她需要什么,因为他如果提出来,她就会反过来要求他,但他根本没有动力去做,又不想和她吵架,所以为了不让自己被动,他干脆就不说,而且尽量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当然,在她看来是远远不够的。
  他和她之前的相处模式是,她主动付出,他享受后回报她,两个方式:1、甜言蜜语,比如“她说帮我洗,我蛮感动的,说‘你是个好老婆’”;2、性,他知道她最喜欢的方式就是主动爱抚她。这次他也用老方法哄她,但已经不管用了。
  他俩都是聪明人,但都有很大的缺陷,他太懒了,非常非常懒;而她,不真诚,对自己对他都不诚实。她觉得他是鸡肋,但又不甘心放弃,因为付出太多了,而且她轻视他,怨恨他,但她还要说爱他,还妄图改造他,把他变成大男人。她很会缠人、磨人。他俩现在还在一起,是因为他也认为她的要求正当,但他觉得他已经是个大男人了,而不是小男孩。所以他一开始就问“想看看各位的观点,真的是我缺少男人气度了?”他不能否定自己。否定自己就意味着要按她的要求改变,可他做不到,也不想去做。
  他俩不像是已婚的状态,更像是同居的状态。如果她不逼他改变,还继续伺候他,把他当儿子,他就不会离开她,反之,他一定会离开她。他也知道自己太懒了,反正能懒一天算一天,他也不爱她,或者从来就没有爱过她,所以,“我抚摸她,她不让我碰,自己睡去了。我见哄不了,自个儿心里也难受,也就睡了。”——他也没有动力去哄她,只是做做样子,和她一样。两人躺在床上,各有各的难受,她是背负重担又不舍得扔的难受,他是好日子就要结束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