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分居期间惨遭家暴不敢再提离婚
时间:2016-07-30 10:29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醉酒的程凡,力气比平时还要大。本来娇小的我,仿佛暴风骤雨中的一株小草。一不留神被甩倒在地,完全丧失了挣扎的力气。
  口述:琳达
  整理:慕城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句话真的是太对了。当年,我一定瞎了眼。不然,怎么会在众多追求者中选择了程凡?是被他的甜言蜜语欺骗了?还是被他披着羊皮的外表所迷惑?男人,结婚前与结婚后真是判若两人。这就是所羡慕的幸福,其实如同鸦片。他怀疑我在外面有男人,自己却与女客户逢场作戏。
  离婚,势在必行的。我才二十五岁呢,过了这个难关就好。美好未来等着我的欣然前往,可现在却是百般折磨。程凡不愿离婚,甚至扬言:哪怕是死,也要拉着我去到地狱。这个疯狂的恶魔,怎么会轻易放我自由?他在公司大吵大闹,害得我丢了工作。只要我与哪位朋友在一起,就过去威胁别人离我远点。
  我何罪之有?就是找了这个变态丈夫。弄得众叛亲离的悲惨下场,可谓是咎由自取。亡羊补牢,未为晚也。这个婚,离定了!即使身无分文,我还是毅然离家出走。天大地大,我就不相信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处!陈家大娘中风瘫痪,需要雇佣家庭保姆。条件非常宽厚,吃住都在陈家。于我而言,求之不得。
  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的护理学习,但是我还是很努力地做好这份工作。除了照顾陈大娘的日常起居,我还要负责买菜做饭。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与程凡居然在市场不期而遇,这简直是冤家路窄啊!他笑眯眯地说:“我同意离婚,回家商量商量这件事吧!”看着我半信半疑,他解释:“我有女朋友了!”
  好啊好啊,我替他高兴。我告诉陈大娘的儿子,需要请假半天。然后,我跟着程凡回到阔别三个月的小家。程凡拿出纸笔,让我起草离婚协议书。他则不无沮丧地在一旁,闷闷地喝着酒。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在白纸上健笔如飞。赶紧写完、赶紧让程凡签名,我就可以赶紧走人。不料,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事后我才知道,程凡根本就没有和我离婚的打算。他只想骗我回家,接着强行发生性关系。醉酒的程凡,力气比平时还要大。本来娇小的我,仿佛暴风骤雨中的一株小草。肆意被蹂躏、被践踏,完全丧失了挣扎的力气。程凡警告我:“我们还没有离婚,刚才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是吗?夫妻就可以这样吗?
  我的全身上下,到处青一块、紫一块。(文/飘雨桐)甚至连走路,都似乎迈不出坚定的步伐。回到陈家,大娘看到我脸上的伤痕不停追问。唯有将实情说出,否则我会在心里憋死的。大娘气愤地说:“去告他!这和强奸有什么两样!”叹气,这辈子就这么过吧!也许,我对他好一些、程凡也会对我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