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的年轻后妈害我被波及
时间:2015-11-04 14:06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导 语
  也不知道是醉酒,还是做梦。就像与司徒涛在一起的情境,我与那个人在黑暗中抵死缠绵。女人也有对性欲的渴望,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口述:染衣
  整理:慕城
  我不同意,父亲再娶女人。并非是什么,女儿是父亲前辈子的情人。现在,这个情人吃了醋。而是,张丽娟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安守本分的女人。与父亲站在一起,张丽娟就像个乖巧听话的家伙。但背着父亲,我怀疑她会随时与人调情。“她信不过!”张丽娟比我父亲,小了十多岁。
  “那怎样?娶个中年女人,你才觉得合衬吗?”父亲搂着我,笑着说:“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独一无二的小公主。”屁,父亲说是这么说、做却是另外一回事儿。家里有着年轻后妈,我呆着也特别没有意思。没办法,我与司徒涛分手足足半年。没有男友的日子,过得特别漫长苦闷。
  “爸,我想搬出去。”眼不见为净,我还是选择离开这个家吧。父亲强烈反对:“不可以!除非,有人照顾你。”父亲明明知道,我刚和司徒涛分手。这,也就是换种方式拒绝了我的要求。后妈张丽娟蹭蹭蹭的走过来,无事献殷勤:“衣衣,干嘛搬出去呢?在家千日好,在外一日难。”
  好吧,我继续呆着。但很少在大厅走动,躲进自己的房间。吃喝拉撒的,基本不再出门。宅,宅得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年。“衣衣,你干嘛不去找男朋友啊?”我在,始终是张丽娟的心病。要不,她总是让父亲买这个、买那个。我在,她至少有些顾忌。父亲人不老,但对女人宠过头。
  “你管我?”“我是你妈。”听到这句话,特别反感。母亲和父亲离婚之后,几乎忘掉还有我这个女儿。不敢说,父亲是为张丽娟离婚。但起码,母亲特别讨厌张丽娟。于是,连带也对我不理不睬。我在疗伤,司徒涛伤得我很深很深。男人到处是,但真爱有几个?我,独自喝着闷酒。
  听说,张丽娟请了朋友过来。(文/飘雨桐)趁着父亲出国谈生意,她把猪朋狗友叫来家里吃饭打牌。守得云开见月明,她值得开心。多少小三,怎么都无法转正呢。多少好女人,也没着落呢。继续喝,醉意醺醺的倒在床上。也不知道是醉酒,还是做梦。有人,就这么将我紧紧抱住。
  就像与司徒涛在一起的情境,我与那个人在黑暗中抵死缠绵。女人也有对性欲的渴望,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晨光熹微,我恍恍惚惚醒来。这个男人是谁?我竟然不认识!我的惊叫,吵醒了别墅里的所有人。张丽娟打着哈欠过来,问:“怎么了?”看到那个昏睡的男人,她吓得脸发青。
  “喂,张龙。你,你不是走了吗?”什么,她带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