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小男友同居后就被他妈当众暴打半小时
时间:2016-11-17 10:31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导 语
  自然有诸事八卦者,闲来无事的蜚短流长。我是问心无愧,但也深知“人言可畏”。那次,还说我被老总潜规则!但,怎么证明“我没有”?
  口述:陈双
  整理:慕城
  与司徒涛同居,这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这个小八岁的男生,他为什么非要喜欢我呢?安静的站在办公室,我的思潮却起伏得如同台风海啸。说实话,我也喜欢司徒涛。但,我过了拥有浪漫爱情的年龄。最该死的,我是个离婚女人。各个方面,与司徒涛都不搭配。
  “我爱你,你爱我就好。管什么搭配不搭配?”司徒涛并非马景涛,但痛苦的模样比咆哮帝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能不管,你才二十二岁。”而我,虽然刚过三十。但出来工作得早,也为了事业狠狠的放弃过家庭。岁月在我脸上,留下了更多风霜。沧桑,藏不住。
  离婚的女人,门前是非就多。(文/飘雨桐)况且,我在公司混得还算不错。自然有八卦的这个那个,闲来无事的弄些蜚短流长。我是问心无愧,但也深知“人言可畏”。那次,还说我被老总潜规则!但,怎么证明“我没有”?跳进黄河洗不清,那还不如不要去跳。
  司徒涛,毕业就进入我们公司。跟着我手下的手下,但对我不知道为何痴迷得不要不要的。他从其他地方知道我的事情,他直接走到我的面前:“你这么好的女人,绝对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幸福。”我笑,却哭出了眼泪。幸福是什么?麻木的我早就没有了幸福的感觉。
  司徒涛替我着想,试用期没过就直接辞职:“我在这里,你会不自在。”但他每天都会等我下班,然后陪我吃饭。一次次的拒绝,却一次次的没有气馁。我再是铁石心肠都被感化,从一顿饭开始——我们上了床。也许不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再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司徒涛专门租了房子,就在我家旁边。“我要守着你。”守什么守,我就是你的人。以后就是你的人!我让司徒涛搬进来,他不肯:“你搬过来。”好吧,同居就同居。到了这个份上,还需要客气吗?然而,我与司徒涛都没有想到——司徒涛妈妈,在家门口堵着我们!
  “妈!”司徒涛怯怯的招呼。我还来不及说话,就被那个妇女拽倒在地。女人野蛮起来真可怕,司徒涛都扯不开她。她左一拳右一巴的,我都失去知觉。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自己在医院。“让你受苦了。”司徒涛守着。警察过来录口供,我才知道被打了半个小时!
  “以后,怎么办?”我闭上疲惫的双眼,不想了、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