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创“新风貌”专访DIOR HOMME创意总监Kris Van Assche
时间:2014-08-02 22:49 来源:互联网 作者:听听海 点击:
低调的比利时人克里斯.万艾思(Kris Van Assche)和他的那些同乡们一样,一直埋头钻研,踏实工作,从不试图成为什么明星设计师,然而Dior Homme创意总监名号的突然加冕,让他走到了镁光灯下。在经历了几季的摸索之后,如今Dior Homme早就换上了一派自然惬意的“新风貌”,而他的一举一动已然能够影响男装趋势的潮流走向。不知不觉间,他也将个人风格的版图扩展到了全世界。
克里斯长了双鹰隼一般的眼睛,目光犀利,却不咄咄逼人,他总是专注地盯着制作或是走秀的每一个细节,一丝一毫也不放过。他的嘴巴却总是紧紧闭着,很少露出大笑或是别的夸张表情,这并非意味着他不高兴,而是各种想法在他脑海里飞速旋转,他的每一次表态都必须如Dior Homme男装轮廓那样锋锐精准。
在不久前北京大秀上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过去的拘谨和腼腆,身在高位的第六年,克里斯俨然已经学会面对顾客和传媒,变得宠辱不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自信。那一天,他穿着一套柔和的灰色西装,来自他亲手设计的Dior Homme,而他的脚上却穿着一双颇潮的球鞋,这出自他自己的品牌Kris Van Assche,显而易见,他已经在享誉世界的法国奢华时装屋和小众趣味相投爱好者之间,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
无因的反叛
回味克里斯的经历,你会发现他的变化颇为奇妙,如今温和的好好先生在幼时可以算得上是一名“叛逆者”。他的故乡隆德尔泽尔(Londerzeel)是一个位于布鲁塞尔和安特卫普之间的小镇,民风淳朴,风平浪静。他的父母是最为普通的老实人,作风保守,不停地告诫克里斯“不要引人注目,甘心做个普通人”。于是,总是有着奇特想法的他只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停画画,到了12岁的时候,他的自我意识逐渐觉醒。“我开始质疑为什么要让别人来决定我穿什么?之后,我的祖母开始为我衣服,我尤其喜欢她做的那些阔褶裤子,而当时其他的年轻人都爱牛仔裤,认为那很酷,只有我心里知道那不是属于我的东西。”在一次麦当娜(Madonna)的演唱会后,年纪尚幼的克里斯被让.保罗.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设计的那些锐利的锥形内衣震惊了,于是他励志要将时装作为自己的职业。“在一个保守的家庭里,你宣布自己要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最好雄心勃勃并一直坚持,因为没有人会帮你。”克里斯回忆道。
到了18岁那年,这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毅然奔赴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学习,这里曾诞生了著名的“安特卫普六君子”,学子们也都是济济人才,克里斯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但除了热情,别无其他。但最后严苛的学业一年将一百五十名学生淘汰只剩下七名,克里斯便是这七分之一。他自己声称这是个奇迹,但据他的导师描述,他总是在勤奋地不断练习。在这里,他不仅学习到了时装设计所需要的精密技术,而且习得了前辈们那敢于反叛的传统,在日后的采访中,克里斯曾不止一次表示,学院对他的影响远远大于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但他也承认,四年的教育给他上的最重要一课是关于分辨什么是“真正的时装”而什么是“戏服设计”,这也为日后他在商业上的成功奠定下了基础。
优雅的蜕变
与克里斯聊职业生涯,自然绕不开艾迪.斯理曼这个话题。艾迪之于他好似一柄双刃剑,一面将他从青涩未退的毕业生领进Yves Saint Laurent的大门,旋即带他一起过档到Dior Homme,另一面也因为空前的成就在其离去时留给克里斯巨大的压力。
某种意义上,艾迪是一个幸运的角色,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先生当年并未设计过男装,因此给了他极大的发挥空间,即使保守出击依然可以算是不功不过,而大肆出格的紧窄廓形在当时可谓颠覆了男装的传统概念,更加是一炮而红。穿着逼仄衣装的纤弱少年瞬间成为了红遍全球的时髦形象,而艾迪则一步一步在“造神运动”中被推上了神坛。我们已经很难得知,在这其中,有多少是属于时为艾迪助手的克里斯的功劳。彼时的Dior Homme是一种意念,一种文化,甚至是一种信仰,没有太多人在意时装背后的裁片和缝线。
在默默地担任艾迪的左右手长达六年之后,或许是年轻时反叛的因子隐隐作祟,克里斯终于推出了自己的同名品牌。即使在那时,评论对于他也依然是苛刻的,许多媒体认为他的设计有太多艾迪的影子,而忘了也许那些备受赞誉的衣服或许正出自他的手笔。这样的舆论压力,在2007年达到了顶峰,艾迪的出走令Dior Homme大伤元气,所有人都在期待这位时装之神的左右手能否延续艾迪的辉煌。也许是品牌出于谨慎考虑,他的第一场时装发布原本预订取消,最后改为静态展示。熟悉的摇滚青年形象不再,模特们换上了一副优雅的造型,甚至还有一些类似黑人爵士歌手的宽松灯笼裤。人们纷纷质问:“这还是那个不羁的Dior Homme吗?”对此,克里斯不得不解释道:“人们总是围着窄版西装打转,但是如果你想让这个概念成为更新更有趣的设计,你必须要打破这个原有观念。所以我开始设计尺寸更大的廓形,开始从衣服里面来考量设计,不然的话很容易变得沉闷。”
克里斯所希望创制的不是艾迪的Dior Homme,甚至不是自己的Dior Homme,而是迪奥先生自己的,当然,加入了不少当代精神。他认为这是一家历史悠久的时装屋,他将自己放在迪奥先生的位置上,思索这位大师会如何设计男装。在一次采访中,他透露道:“我花了大量时间去研究迪奥先生的历史,虽然我做的东西并不与他或者那个时期的时装相关,但我对美以及迪奥先生对现代的观点非常尊重,那种特定的优雅,自然而然的影响了我。可以说,如今的Dior Homme就是我对于迪奥先生观点的诠释。”
在总部办公室这样媒体们看不到的地方,他进行了一次重新装修,把原本深色的墙壁换成明亮的调子,就是要让那些即将和他一起工作的员工们,有一种“重新开始”的感觉。但不久之后,越来越多的抨击让他意识到,一蹴而就的颠覆无法达到他所预期的效果,而改变的步子迈的太小也让人觉得他畏缩不前。接下来的几季,他花了很大的功夫去寻找何为适合Dior Homme的路数。接受《GQ》杂志采访时,他承认:“太快地改变一件存在的事物或观念是非常愚蠢的,应该花时间去学懂学透再谈改变。”
至始至终,克里斯绝不会仅为T台效果而设计衣服,也不会为了取悦媒体而去做什么噱头。直到2010年,勤耕不辍的他终于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尤其是秋冬的“炭感”系列,将昂贵的面料和精准的剪裁结合得天衣无缝。超大廓形第一次被大家所接受,使得Dior Homme终于脱离了艾迪的影响,形成了自己的“新风貌”(New Look)。回顾这个系列时,克里斯说道:“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平衡,一个在我自己所期望的风格和品牌形象与血统之间的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