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男:一夜情人大肚逼婚我咋办
时间:2014-08-01 06:20 来源:互联网 作者:听听海 点击:

图:Pluto
文/飘雨桐
口述:张辉
整理:慕城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我倒是深有体会了。只要看到陈乐乐的电话号码,我就心惊肉战。她的目的十分明确,可我不能够答应她的要求啊。眼看她的肚子越来越大,想要瞒住恐怕越来越不容易。我还没有拿定主意,关键是做任何决定似乎都不对。堂兄啊堂兄,我被你害惨了!

堂兄三十岁生日,他请来一众亲友酒吧庆祝。不巧是周三,我说第二天要上课不能来。堂兄呲之以鼻:“你那三流大学,以为能学到什么东西?出来!要不要我替你请假?”别整乱七八糟的,没事还弄出事儿来呢。小时候,我最喜欢屁颠屁颠跟着堂兄上山下海。这次拒绝,也太不够意思。

亲戚去的不太多,小猫三四只的。堂姐们上的是全封闭学校,到现在连名字都叫不全。“你,去陪陪辉哥儿。”堂兄将身边的女孩,直接推到我的怀里。不像是风尘中人,眼神里还能看到难得的娇羞。“喂,她可是我的亲妹妹。你如果欺负她,我弄死你的。”“陈潇潇,你别吓坏小孩。”

陈潇潇是当警察的,据说他随身带着枪。这个陈乐乐比我大一岁,毕业大半年的还在家呆着。这不,她哥哥让她出来见识世面。整个包厢里,男的女的抱作一团。什么真心话大冒险,都是想方设法占人便宜。什么猜枚划拳,都是以灌酒弄醉为主要目的。陈乐乐小声的建议着:“咱们出去?”

不能再喝酒了,室内吵得我脑袋爆炸。户外,月光下。陈乐乐像是笼罩了一层温柔的光亮。“你看着我干嘛?”“你真漂亮。”“漂亮有什么用啊?我哥说,我就是个赔本儿的家伙。”“怎么会?”“我找不到工作,真是没用。”她难过的哭泣,我真心的安慰。花前月下,必须有赏心乐事。

那是酒吧废置的后院,城建关系已经封堵了出口。别说大半夜,大白天都不会有人经过。酒精将催情作用发挥到极致,我头脑发热根本控制不住熊熊燃烧的欲火。甚至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反正她不是处女我不是处男——就这么着吧。事后,我反复提醒陈乐乐:记得吃药,否则问题很严重。

两个月后,陈乐乐拿着怀孕证明找上门。一下说,不结婚就告诉她哥哥陈潇潇。一下说,不结婚就一尸两命让我终生不得安宁。虽然已到法定年龄,但我还是在校学生啊!我蹦出一句话:“谁知道,你肚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好啊,你敢不认账!可以亲子鉴定的,到时候就告你强奸我!”

就这样,陈乐乐一天十来八次的逼我结婚。怎么办,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