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挑衅的猖狂小三想要我出局
时间:2016-11-01 13:07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讲述人:寂寞如水
  也许我和王华婚姻中的不平等关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是家中老大,从小养成了照顾人的习惯,小时候照顾弟妹,成家后照顾老公和儿子。对老公王华,我只有一个要求: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从挣钱养家到爷儿俩的衣食住行,家里所有事情由我一手操办。
  认识王华,是在我刚上班的那一年。他是酒店财务,有张明星脸,加上沉默寡言,忧郁的样子愈发迷人。很多女孩都对他示好,他却偏偏只在乎我一个人。那时候我才满18岁,母亲得知我谈恋爱后,担心地从老家赶了过来。第二天一大清早,王华就拎着油条和豆浆来看我母亲。母亲一下子喜欢上这个相貌俊朗的小伙子,暗许了我们的交往。
  两年后,我们在武汉安了家,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孩子早产体弱,每个月都会生病,我们婚后的生活几乎就是在医院和家之间来回奔波。这对两个刚独立的年轻人来说,在经济和意志上是严峻的考验。幸运的是,清苦的生活让我和王华愈发懂得珍惜彼此。我们从未红过脸,每天辛苦赚钱养家,下班后,手牵着手往家赶。不少人还以为我们是恋爱中的情侣。
  生活的打磨让我深知生存的不易,因此我从未放弃努力。当我自学完酒店管理的课程时,机会出现了,我得到一家酒店老板的赏识,当上了大堂经理。好事成双,接着,我接手了一家转让的餐厅,同时开始了另一份事业。
  那家小餐厅给了我们丰厚的回报。2010年4月,趁着餐厅拆迁的空当,我决定实现我们的下一个梦想——在老家繁华的街面上盖房子,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夫妻酒楼。
  王华的工作抽不开身,盖楼又事关重大,我当然责无旁贷,从设计、施工到装修,我一个人包揽了下来,可是在收工当天,我的脚摔骨折了。3个月没日没夜的劳碌加上腿上的疼痛,我整个人散架般瘫软在床。父母打电话通知王华,他却说请不动假。正值夏季,他所在的电器公司一定很忙,我也能体谅他。
  等我养好腿伤回到武汉时,已是国庆前夕了。那天我刚进家门,王华的手机就来了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迅速删掉了。“没什么,是我妹妹。”见我正看着他,他随口解释了一句。
  接下来的几个月,王华似乎格外忙,每天晚上都过了11点才进门,洗完澡倒头就睡。我隐隐觉察到了他的不对劲,却无从说起。
  该来的还是来了。一天晚上上床前,王华的短裤里滑落出一只丝袜来,而且是长筒丝袜!长长的丝袜向我昭示了另一个女人的存在,还有她的挑衅——很明显那丝袜是她故意放进王华的口袋里的。我的脑袋嗡嗡作响,眼泪争先恐后地跑出来,可我仍强压怒火,听信了王华的解释,酒后偶然失足造成的。
  可是没多久,丝袜的女主人沉不住气了。我下班回家的路上,接到了她的电话:“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你老公认识我。”这句话顿时点醒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还击,她已开始咄咄逼人:“既然王华都不爱你了,劝你把他让给我。”
  那天晚上,我和王华推心置腹地谈了一次。我坦率地说,只要他肯回头,我既往不咎。这是我为保全家庭而做出的最大让步,十年的苦心经营,他和儿子才是我的终身事业,我不能失去。这次王华主动承认,他喜欢她。
  我提出离婚,王华坚决不答应,可当我求他和那个女人断绝关系时,他却哭得比我还痛苦。处在这场三个人的爱情里,我彻底崩溃了。想想,嫁给这样的老公,真是一种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