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功利婚姻龚琳娜和老罗是最完美的
时间:2015-04-15 16:53 来源:互联网 作者:娱乐 点击:
  龚琳娜和老罗是音乐界的明星夫妻,他俩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功利婚姻的完美典范。
  大家一定还记得在《全能星战》的舞台上,龚琳娜唱了一首老罗编曲的《小河淌水》艳惊四座。老罗激动得流下了热泪,动情地说:“我就是因为这样的声音爱上了龚琳娜。”这句话的因果关系清楚地告诉我们,他俩的婚姻是典型的功利婚姻。
  功利不是贬义词,功利婚姻也不一定就不健康。很多人都是因为爱慕对方的才华,钱财,家庭背景而结婚的。即便是因为爱对方本人而结合,也会在激情消退后转而看重对方拥有的资源。婚姻都会变得功利,这是规律,也是现实。
  老罗爱上龚琳娜的声音而爱上她,这两个爱字的内涵是不同的,前者是真心喜欢,后者是占有。就像一个小提琴手发现了一把能发出迷人音色的小提琴,花重金买了下来,从此爱上了这把琴的全部,包括它的缺点。
  大家也一定还记得,龚琳娜在一场比赛中失利,她在老罗面前哭得像个孩子,撅着嘴,边哭边撒娇,似乎鼻涕流下来也不会自己擦,而老罗则是一脸的慈爱,完全是父亲的状态。这表明龚琳娜是一个渴望依赖,内心拒绝长大的中国传统女人。精神不独立,心智不成熟会让配偶很烦很累,但老罗因为爱她的声音包容了她的缺点。
  老罗的包容让龚琳娜非常依赖他,很听他的话。她把自己的声音完全交给了他,这对老罗来说是一种补偿。老罗不仅很爱她的声音,而且非常会“玩”她的声音。不仅让她学习各种发声技巧,包括毁嗓子的京剧花脸的唱腔,还竭力让她的演唱做到声情并茂。雷人神曲《忐忑》就是老罗玩龚琳娜声音的巅峰之作。老罗玩的水平很高,不仅让两人都开心,而且共创了事业。这是他俩婚姻稳固的基石,所以是健康的。
  老罗是德国人,龚琳娜是中国人,文化背景差异很大,他俩的日常生活是如何做到和谐的呢?在《金星脱口秀》的一期节目中,主持人问龚琳娜老罗最不喜欢她什么,她的回答是,老罗最不喜欢她不动。这句话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龚琳娜在家里完全听老罗安排。老罗不喜欢她坐着发呆,不喜欢她睡懒觉,要她动起来,就必须告诉她去做什么,并且找到理由。否则龚琳娜可以说,又没什么事,为什么不能歇着。老罗很强势,家庭生活也是他谱写的乐章,龚琳娜是他笔下的音符,必须跟着他的节奏。这是所有全身心依赖丈夫的女人的悲哀:不能做自己的主人。
  老罗让龚琳娜在生活上事业上都离不开他,当然是因为他很有才,很能干。孩子的教育,事业的发展都是他一肩挑。他编了一组曲子,填上古诗词,用中国传统乐器演奏,让龚琳娜演唱,确实起到了用音乐形式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作用。其中有一首《雪夜》,白居易的词,“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非常有意境,很动听。但如果说这是创新,恐怕难以服人。外国人想在中国传统文化上出新,走的是死胡同。
  龚琳娜在新浪微博上给自己的定位是“中国新艺术音乐歌唱家”,为什么这么复杂?因为她和老罗合二为一了。他俩的婚姻本质上是中国传统婚姻,通过控制与被控制的相处模式紧密结合。他俩的婚姻之所以堪称完美,是因为他俩都很有才,龚琳娜的声音,老罗的编曲,达成了稳定的相互吸引和需要。所以说,才华是仅次于生命的东西。当才华出类拔萃,很多世俗的烦恼都不会有。因此,龚琳娜和老罗的婚姻不具有普遍性,是靠才华支撑起来的特例。